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古剑延锋 > 第十七章独臂神王

第十七章独臂神王


易丰,未做抵抗被押往刑罚堂。斩杀力王宗几人,真是兹事体大。易丰被二位同门师兄押到刑罚堂的后院假山处,开启了一座隐蔽的法阵,一座山石缓缓地后退,露出洞口,这便是古剑门的地牢了。斑驳的石阶一直向下,地牢里阴暗潮湿,甚是吓人,几任长老加持了法阵,使犯人无法逃出。单这一处地牢便有几百间牢房,纵横交错着,却空无一人,易丰被关入地牢后,二位师兄便走了,这晦气的地方没人愿意多待。

  易丰打量了下四周,几颗稀疏的月光石散发的微弱光线不足以使他看的清楚。也罢,他便平心静气打坐着。深夜时,他隔壁右手边的牢房里传来:

  咯吱,咯吱。

  一声声的怪声。

  起初,易丰并不在意,后来越发好奇,那声音也越发清晰。易丰的后背汗毛也倒竖着,额头上出了冷汗。他虽是修仙者,不应该迷信。然而,妖魔鬼怪的事,他内心还是将信将疑,惧怕的很。又是:

  咯吱,咯吱……

  他再也受不了了。睁开双眼起身抓住牢房的栅栏仔细地想看个究竟。只见杂乱的草堆中,显出一木乃伊似的玩意,浑身裹满了布条,满是鲜血,那奇怪的声音就是由它发出的。易丰瞬间放大了瞳孔,他努力地睁大双眼,打起精神,直直地盯着那木乃伊,生怕这鬼玩意趁他一个不防,跳起来,变成三头六臂的鬼怪,张开那恶心的大嘴,一口将他吞了。就这样,僵持了半个时辰。突然一阵哈哈大笑声传入易丰的耳朵,他来不及反应,浑身开始发麻,由头皮至脚底,来回麻了几次,身子不由自己地使唤,脑海中一片空白,简直失了魂。又听:

  你这小家伙真有意思,哈哈,真有意思。

  易丰道:

  谁?

  那人道:

  郑三吼。

  易丰道:

  郑三吼?你到底是人是鬼,不妨出来一见。

  郑三吼道:

  是人是鬼?有意思!哈哈,哈哈。

  郑三吼在铁链中挣扎了一番后,浑身的骨刺刺的他疼得钻心,痛的咬牙,便静下来道:

  想不到我独臂神王郑三吼才消失六百年,便被世人所遗忘,这是可悲。我真是可怜,呜呜。

  于是,这自称独臂神王的人,若有所思地地下头,独自伤心地哭了起来。易丰从惊吓中缓过来,道:

  前辈,晚辈我初入修仙界,孤陋寡闻,还望见谅。不知前辈所在何处,可否移驾屈尊现身一见?

  郑三吼道:

  你向右迈出十步,扒开地砖,一看便知。

  易丰照做,趴在地上,用一只眼向下看,只见一红头发独臂壮汉,被无数锁链缠住,那锁链不似一般凡品,紫色的雷电时隐时现,击打在那人身上,几百根白骨刺长短不一,深深地插在他身上的穴位,那人的红发似刺猬的体毛,根根如铁般坚硬地向后倒竖着。易丰道:

  前辈,你这是?

  郑三吼道:

  都是拜你祖师寒江雪所赐。

  易丰心里想到。既然是祖师爷将此人困于此处,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好鸟,说不定是邪教某个作恶多端的魔头。

  郑三吼道:

  邪教?魔头?呵呵,哈哈,有意思。

  易丰疑惑道:

  前辈怎么知晓我的心思?

  郑三吼道:

  你那点心思在我面前,又有什么能瞒的过的。

  易丰道:

  不知前辈修为几何/

  郑三吼道:

  元婴期,若不是你所谓的正道陷害,如今修为停止不前,凭老夫的才智早已飞升。也罢也罢,如今还不是落的这番下场。我自知罪恶深重,因果报应,自作自受。我求你一件事,并不指望你助我脱困,你那点修为又怎么帮的伤我呢,只是我以前是荆州神王庄的庄主,娶了合欢谷的葵花夫人为唯一道侣,恩爱异常。她见我留在神王庄的本命令牌未曾破碎,知道我这些年来并未消亡,必定苦苦等待,日日哀愁。我希望你将我们当年的定情信物,挂在天水山落霞峰顶的红叶树上,她有缘见了,便知我已放弃这段感情,了却这番苦恼吧。

  说完,便见中间以一根红绳相系的二颗做工极其精致的铃铛,缓缓地向上面升来,一直漂浮在洞口处。易丰寻思,这是不是什么诡计、只听那人又道:

  小家伙,我每每运起灵气,便会痛苦异常,非你能所想。哪怕是最简单的御器术,拜托了,我快坚持不住了。

  惨叫声传来,那锁链上的紫电不断击打着,那白骨刺刺的更深了几分,然而他还在坚持着,那铃铛就这么静静的漂浮着,在易丰的眼前。没想到,这人竟然也是多情的种,易丰再三考虑,终于不忍见他如此痛苦,伸出手结果铃铛,发现那不过也是最为普通的铃铛。郑三吼道;

  谢谢。老夫已身无常物,这颗血灵丹算是礼物,送给你吧。

  只见独臂神王郑三吼扬起头颅,缓缓张口,从咽喉处吐出一颗血红的丹药,向易丰这上处飘来。易丰接过,用神识查看一番,这丹药蕴含的灵力异常充沛。原来这是以郑三吼自身的精血和自身灵力用元婴之火炼制而成,其珍贵之处,可想而知。

  郑三吼见易丰见宝心喜,很是满意。鼓动和怂恿易丰立即吞下服食,才知道有多好。这毕竟是他一位元婴期修仙者花费了很长时间和很多心血的成果,就这么一颗小小的丹药。再说了,他怎么会害易丰呢?还希望易丰帮他完成心愿。当然希望这人,能力本事强一点,才更靠谱一点。易丰何其幼稚,信以为真,经不住他三言二语蛊惑。便吞食了那血灵丹开始打坐炼化。那丹药在易丰腹中开始融化,竟然化为几滴血液,分散开来顺着易丰的身体经脉四处流去。又聚集在一起在丹田气海边处,易丰每次提取一点点开始炼化,那少许的蕴含的灵力也异常充沛。更有洗髓易筋,改善体质的效果,对易丰而言,这就是天下间传说级别的灵丹妙药了,不愧为元婴级别前辈的馈赠。

  易丰一刻也不想耽误,不断提取,炼化,吸收,感觉棒极了。七日后易丰身上灵光乍泄,终于突破至练气后期了。他又花费了三日稳定了境界便冒险再次炼化,在第二十七日后,练气期大圆满。他并不想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冲击筑基期,境界的突破可没那么容易,一个失误,跌落境界,损身伤体都是轻的,走火入魔,殒命的也不在少数,况且还有心魔这一关。

  郑三吼又来蛊惑,易丰果真中计。他美美地睡了一天,神清气爽状态俱佳。便又开始打坐,先压缩气海,让灵力在全身游走到各处经脉穴位,有吸取那血灵丹的灵力填入丹田,扩展气海,整个过程就像吹气球,这感觉是很痛苦的。必须操作的极其细心,神识必须高度集中,过快了你身体受不了,过慢了有前功尽弃,必须在刚适应一种痛苦程度,又得赶紧注入外来灵力继续扩展丹田气海,再往上增添一番痛苦,直到让气海达到筑基期应该有的大小规模并稳固下来。

  独臂神王果然也是个热心肠,一直全程教导易丰。终于又二十天,易丰开始做最后的冲击了,他的丹田气海已撑大到筑基期应有的规模了,神识比以往强大十倍,他正在很享受自己身上多出来的这份力量。突然,他的脑海里主魂魄边上多出来另一个魂魄,二团白色光团的物体,在易丰的脑海里来来回回,扯打撕咬一番后,都筋疲力尽,互相仇视着修养,似乎谁能率先再发动攻势,便可以一鼓作气拿下吞下对方。

  主魂魄很好奇,这面前的鬼玩意竟然从未见过,刚才差一点就被它重伤,真是个难缠的家伙。刚想到这里便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。因为那心魔竟然像疯狗一般又冲上前来和他扭打在一起后觉得不敌,便四处逃窜,眼看就要被追到,心想:

  玩了,冒冒失失的冲击筑基期,这下可好了。不敌心魔,眼看就要被吞掉殒命了。不行!自己怎能就此死去!

  于是,主魂魄不再逃跑,它转过身来,猛地向心魔扑上去,拼尽全力终于撕扯吞了心魔。浑身灵光乍泄,照的这地牢一片通明。易丰还未来得及高兴,他必须打坐运气,及时的稳固下刚晋升的筑基期境界。

  一波刚平,一波又起。怎么会想到,郑三吼给的血灵丹会含有他的一部分魂魄。趁易丰这番虚弱冲进来想要夺舍。年亲人终归还是嫩了点,修仙界不是有句警世名言吗?说的是:

  雷锋死的早,好人不长命。

  这独臂神王活了一千多年,又是魔教中人,岂会那么好心,一切都是他精心计划的。此时易丰的主魂魄刚和心魔大战过后,哪里还来得精力与这气势冲冲要来夺舍他的魂魄斗争。便一个劲的逃而逃,也不知道逃了多远,见前面有个漩涡黑洞,实在也是走投无路,便一头扎了进去。

  郑三吼的分魂等了很久,也未见出来,真是好奇,闻所未闻,它可不敢冒险冲进去探个究竟,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。他对这份上苍眷顾的机会珍惜的异常,便回到中心处霸占这刚夺来的躯体。夺舍也是个极其危险的事情,它必须全神贯注。

  再说易丰的主魂魄进入漩涡后,发现那是个更大更宽广的地方。它就像无头苍蝇向前飞。许久,见到前方有一发光的白色光团,它飞了过去。这光团,比它本身大了几百倍。这情景好熟悉,仿佛曾几何时自己也来过。它太虚弱了,自身的白光时隐时现,像随时都有可能灭掉一般。它下意识的吞下眼前的白光,一小口一小口地,发现吞下后自身好像变得强大。竟然有这等好处,那还等什么,它像饿死鬼投胎一般,吞食眼前的光团。等他再也吞不下的时候,发现那光团还是那么大,自己只是吞去小小一部分。但此时的主魂魄不仅恢复了还更加强大。

  它决定回去报仇,夺舍的事他在古剑门的藏书阁也看到过,此番想来,那郑三吼的分魂必定十分虚弱,自己突然强势地回归,怕它也是无暇因对,敌我情势发生天大逆转,那还怕个毛毛球啊。

  易丰的主魂魄找到那漩涡黑洞有一头扎了回去,看到郑三吼的分魂正在一动不动处于紧要关头,便扑了上去,一番大战后,终于生吞了它,郑三吼本人似乎也受了重创,昏迷了过去,不知死活。

  易丰终于重新夺回了自己的身体,他开始打坐运气。身体现在极其虚弱,他冲击筑基期失败了,幸好只是境界跌落回练气初期,这几番折腾万幸没有要了他的小命。易丰的主魂魄吞了独臂神王郑三吼的分魂,也传承了他的部分记忆,记忆中有一处藏宝点在龙骨荒漠的深处,并有开启所有法阵的方法,至于有什么,不知道。另外有血灵丹的丹方和一篇叫《霸王功》的炼体术和郑三吼的生平经历,这分魂的使命是成功夺舍后,想尽一切办法就出本体。

  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