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古剑延锋 > 第十三章二英斗豪杰

第十三章二英斗豪杰


几日后的传功室传来一阵喝彩声,传功的徐长老为了满足这些新弟子,施展了一下比小火球术更厉害的火鸟术,那火化做的小鸟栩栩如生,在众人的头顶飞了一圈,又回到他的手中,他道:

  只要刻苦修炼,勤加练习,总有一天你们也可以。况且,本门的门内比式也快要开始了,你们更加要抓紧修炼了。

  众人散去回到弟子院,在女弟子院的一座屋舍内,宋佳躺在床上,自语道:

  也不知道易丰大师兄的伤势好了没有?

  李云鹿道:

  你这算不算犯花痴?

  宋佳道:

  你猜?

  马小倩道:

  这还用说吗?对了,云鹿你不会在吃醋吧?

  李云鹿道:

  你说呢?

  于是,她们三人商量着来丹药房探看易丰,刚来到这里便看到东辰又堵在门口,他越来越没有耐心了,他甚至管不了什么二派世代友好缔结盟约了,有种冲动真想冲进去,一剑刺死易丰,然后扬长大笑而去。

  她们三人看这东辰如此凶煞便不敢上前,跟踪在她们身后的段云鹏跳将出来,笑道:

  平时你们不理哥哥,真有事也就哥哥帮你们,看我去打发这讨厌鬼。

  于是,段云鹏走上前去,对东辰喝道:

  你这人好没意思,是人不当拦路狗,云岭段家知道吧,你快滚。

  他刚靠近东辰,被东辰出其不意的一脚朝天蹬击中下巴,倒飞了出去,东辰过去踩住他的左手五指道:

  云岭段家?很了不起吗?

  就在此时,也要来探望易丰的金蝉寺弟子阿梨树恰巧刚到,他道:

  阿弥陀佛,持强凌弱可非君子之行。

  东辰也不和他多说,只道:

  秃驴,你来的刚好,那一日我看你和古剑门的易丰打成平手,如今我要是赢了你,便等于胜过他。

  连一旁的马小倩也好奇道:

  这是什么逻辑?

  宋佳笑道:

  你猜?

  只见,东辰话音未落,便拔剑要刺阿梨树,阿梨树一脚蹬地后飞了几十步落下道:

  就算你赢了天下,那你又能得到些什么呢?

  东辰道:

  屁话!在我最强的路上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。

  阿梨树听他对佛不敬,金刚降魔杵在他右手中滴溜溜地转了数圈,便拿起去和东辰打在一起。剑流的《飘渺无定剑诀》东辰耍的是如行云般飘忽不定,阿梨树无奈,根本预判不到他的下次攻击方向,感觉自己要吃亏,他被逼到空中。东辰自下扶摇直上使出一式大漠孤烟直,那青虹剑的剑尖在他手中飞速画圈,剑气,灵气形成小型的风暴,眼看就要向上面的阿梨树卷去。说时迟,那时快,阿梨树犹如平沙落雁稳稳地单脚立在他金刚降魔杵头上,双手合十念起金刚咒,他浑身出现一层金色光芒的护身灵气罩,被那剑气击打地忽明忽暗,忽地,阿梨树猛睁双眼使出一招罗汉钉魔,见他踩下他的金刚降魔杵,与东辰的剑尖撞在一起,激起的灵气光晕一层层地向四周散去。

  这般动静,惊扰了打坐的易丰,他飞出来查看原由,他的身影刚出现在丹药房大门处,便被东辰用余光扫到,他舍弃下阿梨树,转身在地上拖着剑,五步并作一步走,要攻击易丰,身后的阿梨树也不罢休,接住反震回手中的金刚降魔杵,凌空一记力劈华山,便朝东辰的头顶砸去。易丰,也不想纠缠下去,运起《回春功》,用灵力幻化出三根粗木,成品字形横飞而去,要撞开东辰,眼看就要形成二英杰和斗豪雄的场面,刑罚堂的金毛狮子头段长老赶来,如苍鹰扑兔,一把抓住东辰的后衣领,在半空做了个转向落下。奈何阿梨树已来不及收回力道,那金刚降魔杵砸在丹药房的石阶上,尘埃猛起,碎石四溅。而易丰幻化的粗木却撞到了一旁观战的宋佳身上,她被撞飞,在半空中连吐了几口精血,倒地虚弱昏迷。

  最终,东辰被他师傅带回迎宾阁禁足,阿梨树则被静空禅师罚念心经。至于,易丰却没有受到刑罚堂的惩罚,他此时正站在女弟子院,这地方男弟子是不能随意进出的,他求来师姐红袖替他去看望被他误伤的宋佳,半柱香后,红袖出来了道:

  放心吧,是些皮外伤,我姑姑给我的黄龙丹可非徒有虚名,一粒管好。对了,你可别忘了啊,要带我去吃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。

  易丰问道:

  师姐,你怎么还有个姑姑啊,我怎地没听你说过?

  红袖笑道:

  那是你孤陋寡闻,我姑姑,也就是我师傅,名号青鸾师太,连我爹爹也怕她,不敢在他面前摆掌门的威风。

  此时的无涯道长,正在打坐思量着事,他突然狠狠地打了个喷嚏。

  这起事件,唯一被忽视的人是云岭段家的世子段云鹏,他静静地坐下,泰和拿来药水为他的左手上药一不小心触疼了伤处,段云鹏一脚将他踹坐在地上道:

  废物!

  泰和拿眼神瞪他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,这杀人般的眼神,直瞪的段云鹏心里发怵,他绷紧了身子做好防御的姿态,那泰和想了想,放下眼神,捡起地上的瓶瓶罐罐,低着头转身慢慢地离去。他修炼很是用功刻苦,再也不是人人揉捏的凡人了,如今他也有了练气初期地修为同段云鹏一样,他刚出门口,便用力握碎了手中的药瓶。再说段云鹏,他刚才是真的怕了,他静静地想了想,是不是自己太拿自己当回事了,太以自己为中心了,其实他在别人眼里就是个屁,甚至连屁也不是地被忽视,他在云岭段家养成的优越感,自尊感瞬间瓦解,从这一日起,白云如往事般归去,去再也没有踪迹,不知何时能有以前的时日?一切都如虚如幻,再也不像年幼时狂放不羁,无所顾忌。他看见过万剑被尊,易丰被宠,这样的场合他本不愿多看,都是默默离去,他恨自己,到如今修为没有一丝长进,他暗暗发誓,要变强,要用实力重拾现在失去的一切。

  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