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古剑延锋 > 第六章苏无涯劝学

第六章苏无涯劝学


冬去春来,时值三月,名花初开,燕语梁上,蝶舞花前,桃铺锦绣景如画。不得不提,时光如梭。易丰因已是练气期初期修为的弟子,不用参加什么入门测试了。等到入门测试结束后。才有人去后山叫易丰去门派大殿见掌门师叔无涯道长。

  易丰犹如土包子进城,除去后山,他还没有去过古剑门任何一处呢。更何况是门派大殿。

  过青石桥,登汉白玉石阶,见殿顶有石刻异兽,殿内有玉石雕龙宝座,高高在上坐着无涯师祖,下列五,六十新进弟子,被边上的一众长老打量着,殿内有擎顶石柱,上刻盘龙湘云,寿山福海。

  见易丰和众弟子已站到一起。无涯方开口道:

  自古以来,正邪势不两立,是非曲直更是难定,少有人做到问心无鬼,修仙之士皆恐灾祸之难避,叹生命之短暂。夫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,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夫学须静也,才须学也,非学无以广才,非志无以成学。淫慢则不能励精,险躁则不能治性。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,悲守穷庐,终化凡尘。方今天下,大道未昌,群魔滋扰,我派也于危难颓废之际,劝诫尔等,唯有苦修之士,如鹤立鸡群,可成大业。仙途路艰,不知其难。仙途路遥,不知其归……

  易丰出殿,过青石桥,欲去执事堂,被三位少女呼住道;

  大师兄,是易丰大师兄吗?我叫宋佳。

  李云鹿。

  马小倩。

  这三位少女一着黄袍,二着青衣,皆疏云髻,灵动活泼,一个字,嫩。身材瘦小,呵呵,是未发育。围着易丰求照顾,求教导,求保护,各式讨好撒娇,令人无法闲暇。

  有一位少年出自修仙家族,姓段名云鹏,炼气初期的修为,性好色,爱欺人,对身边一起来的家族下人道:

  大师兄?哼,敢抢了我的风头。二蛋,今晚别睡死了,我要这小子知道,古剑门洪字辈的,谁才说了算。

  那二蛋急忙道:

  云公子,你出门前不是对族长说要做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吗?

  哼。

  段云鹏道:

  好男人?难道一辈子只碰一个女人,而且反复的碰,不厌其烦的碰,才是好男人吗?你忘了本公子修仙的目的了吗?

  这唤做二蛋的少年仔细地瞧了下四周,小声地道:

  云公子,在这里还是叫我泰和吧。

  不远处的另外二人听到后,异口同声道:

  贱人。

  这二人名叫,白慕飞,冯程程。皆为凡人子弟,在入门测试的时候被那云公子几次三番的捉弄。易丰刚应付走那三位少女,又被这二人叫住,说是夜里有人欲害。易丰问了他们的名字,道了一声,多谢。

  这古剑门还真是大,易丰寻了很久才找到执事堂。这执事堂的门口有二座石刻像,刻的是二匹背负货物的骆驼正在趴下歇脚,大门前有一副对联“圆中求圆方中归真,用心做事简单做人。”横批是“知行合一”。 易丰看了几眼,便直奔了进去。见到一位满头白发,大花白胡须,模样邋遢的小老头修仙者正在闭目养神。心想,这便是古剑门执事堂的周长老了,寻思着这位周长老肯定是遇上修炼上的难题,正在苦思良策。万一打扰了他可不好,毕竟还有事求他呢。便在一边傻傻的等待。

 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,周长老缓缓地睁开了双眼,自笑道:

  偷得浮生半日闲,一不小心睡着了。

  他无意识的转头回身,看到易丰朝他笑,吓了一跳,道:

  谁?

  易丰便行弟子之礼参拜道:

  古剑门门外执事弟子易丰,参见周长老。

  周长老平复了一下紧张的情绪,还以为是掌门无涯师叔呢。他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每每忆起往事,便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。又心想着小子不等自己安排事物,便先跑来照自己,肯定有所求。便问道易丰:

  你跑来这执事堂做什么?

  易丰道:

  启禀周师叔,易丰想让您为我安排一个不用每日花费太多时间,又少与人接触的事务。易丰问道心切,求仙似渴,万望周师叔成全。

  周长老意味深长地,哦,了一声。他摸了摸自己的花白胡须道:

  这恐怕不合规矩啊。但也不是不可以,你说个笑话给老夫听听,若是逗笑了老夫,我就成全你。

  易丰道:

  其实易丰也不知道什么笑话,不过易丰几年前认识了红袖师姐,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只母山鸡,寄养在我们后山的柴房。这母山鸡三月后开始产蛋。红袖师姐发现后不让我吃,她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收集起来,每日抱着母山鸡用缚身术将母山鸡定在那些鸡蛋上。易丰很是好奇偷偷看她做什么,只见她蹲在那里,自言自语道,怎么还不出小鸡,怎么还不出小鸡。易丰心想,这没有公鸡配种过的鸡蛋怎么能孵出小鸡呢?又不敢告知她,生怕她又捉来一只公山鸡,直到现在她还没有等到她的小鸡仔呢。易丰看到那些鸡蛋换了一批又一批,坏了一批又一批,觉得可惜的很。

  那周长老听到易丰说的这些,笑的是前仰后翻,拍着桌子道:

  无涯师叔教导无方,教导无方啊。

  他答应易丰等到宣告事务的时候,必会让易丰得到一份满意的差事。易丰便拜谢告辞。

  他前脚刚走,执事堂又来了一位模样疯癫的酒糟鼻小老头,这位便是古剑门的丹药房黄长老了,上个月他的门童不幸走火入魔吐血而死,他又来问周长老要个人,替他看门跑腿。周长老不是不愿帮他,只是这丹药房门童一职,无人愿去,也无人敢去啊。黄长老那里也不知怎么回事,每次去的弟子不是离奇死亡,就是无故走失。黄长老是个急性子,他见周长老左右推辞而言它,不如他愿,便询问,还有哪几个闲着的门外执事弟子,你不肯帮我,我自己亲自去找总行了吧。

  话说易丰离开后,去了门外执事男弟子院,这里的居住条件很好,但是,他还是很怀恋他后山的茅舍,便又回到了原来的住处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