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乡村小医师刘旭王艳 > 第064章 一定很美味

第064章 一定很美味


第064章一定很美味

“姐夫?你叫得可真好听,”翻了下白眼,王艳道,“那个老不死的,躲在深圳基本都不回来,两个月有一次电话都不错了。最让我受不了的是,有时候打电话就是直截了当地问我要钱。旭子,你说我这是不是活受罪?嫁猪嫁狗都好,干嘛要嫁给这个猪狗不如的家伙?”

“王姐,是我不对,我不应该提他的。”

“无所谓啊,提就提,又不会少了两斤肉的,”顿了顿,王艳道,“他是粗人一个,不懂调情,每次弄都是猴急地进去,干巴巴的,每次都弄得我疼得半死,整得我都不想给他弄了,简直就是活受罪。”

看着王艳那还在摇晃着的雪峰,又听到如此直白的话,刘旭都有了反应。

在刘旭面前,王艳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,向来不遮遮掩掩的,所以她这么说是非常正常的。

自然,刘旭也知道这点,可就算知道王艳心直口快,可刘旭是个非常正常的男人,和一个女人聊和性有关的话题,没有反应都有鬼了。

摇动着箩筐洗着花生,刘旭就道:“王姐,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。既然你和他夫妻关系名存实亡,那你还不如找个时间跟他离了,这么吊着也不是个办法。”

“不离了,就这么吊着,我不能让妞妞知道自己没了爸爸。”

“现在这情况不是差不多吗?”

“好歹妞妞还有个盼头。”

王艳都这么说了,刘旭自然也就不想再说什么。

总之呢,既然要是大洪村长期呆着,刘旭就会尽量保护着王艳,不让她受半点伤害。

所以要是哪天王艳的男人回来了,又要跟王艳要钱或者是动手的,刘旭绝对不会放过他!

洗得差不多后,尿急的王艳就往上游走去,并找了个刘旭看不到的地方。

脱下裤子和里面那条的同时,王艳就蹲了下去,随后一道液流就洒在了晶莹剔透的溪水里。

正闭着眼享受着,觉得臀尖一阵疼的王艳就发出了惊叫。

以为王姐出事了,刘旭就急忙跑向上游。

结果呢,刘旭就看到王姐站着,裤子还没有拉,两块白嫩嫩且显得很紧致的臀瓣就展现在他眼前。甚至呢,刘旭还会看到一滴滴液体顺着王姐的大.腿内侧往下流淌,弄湿了她的裤子和那条红得刺眼的内.裤。

王艳在上游尿尿,又是站着,这就让站在下游的刘旭自下而上地看到了非常美丽的风景。

“王姐你怎么了?”

听到刘旭的声音,王艳就立马转过身,道:“倒霉得要死,尿个尿都被蚊子给咬了,回头准长个大包。”

刚说完,意识到自己忘记拉裤子,王艳就立马拉了起来。

笑出声,刘旭就道:“王姐,你还没有尿完,这么快就拉起来,岂不是弄得一裤子都是了?”

感觉到湿湿的内.裤正贴着最柔软的地方,王艳就郁闷道:“刚刚正想着小时候的事,结果屁股一疼,我还以为有毒蛇了,上次金锁被咬可吓死我了,所以这么一吓,我连尿都没尿完就站起来了。不过也没啥子事,反正回去也得洗澡,尿裤子就尿裤子呗。”

“王姐,我跟你说一件事。”

“说呗。”

“你的毛比小雪得多一些,然后你的颜色其实也很粉,不过颜色会比小雪的深一点点。当然啦,有一点你们是一样的,就是闭得非常紧。由此我得出了结论,王姐,你跟你家男人很少干那事吧?”

王艳没有觉得尴尬,反而是大声笑道:“你个娃子,那老不死的一直在深圳打工,想做也没机会。你王姐我又不会乱找男人,最多就是用个茄子黄瓜的,当然很紧了。”

“王姐,你是不是用完之后就把茄子黄瓜给煮了吃?”

“是又怎么样?”

“一定很美味。”

“要不晚上我弄个红烧茄子给你吃?”

“我是不介意的,嘿嘿。”

想着王姐先用茄子捅那儿,然后再将沾满不明液体的茄子切片并下锅炒,之后还装作若无其事地吃着,刘旭就觉得这场景实在是邪恶。

见刘旭一脸坏笑,白了刘旭一眼的王艳就道:“好了,好了,该走了,玉嫂准等急了。”

王艳这么一提醒,刘旭才回过神。

小溪上有很多苔藓,怕王姐滑倒,刘旭就主动扶着王姐往下游走去。

刘旭已经做好王姐要滑倒后搂住她腰的准备,可王姐就是没有滑倒,这让刘旭都有些郁闷。

挑起两个箩筐,刘旭就沿着水渠往外走。

担心刘旭摔倒后滚到小溪里,走在后头的王艳又开始交代了。

和玉嫂汇合后,三个人就有说有笑地往回走。

回到家,浑身都是汗的刘旭就立马冲了个澡,之后就只穿着一条短裤往自己房间走去。

刘旭洗澡的时候,玉嫂正坐在客厅的木制长椅上发呆,所以看到刘旭走出来,她就习惯性地看过去,却是盯着那已经短裤有些紧而显出了轮廓的大家伙上。

好大!

这是玉嫂的第一个感觉。

小时候玉嫂经常帮刘旭洗澡,这些画面还历历在目,可那时候刘旭那玩意就像一只小泥鳅,垂着,一点生气都没有。

可现在呢,小泥鳅竟然变成了大黄鳝,而且还是在没有觉醒的时候。

要是这大黄鳝受到刺激醒来了,那岂不是会大得吓死人?

一想到日后刘旭要用那根插他女朋友或是媳妇,玉嫂面颊都开始发烫了。

刘旭走进房间后,玉嫂就回自己房间拿了衣服去洗澡。

虽说是站在后门洗澡,不过上有棚子挡着,前面和左侧都是山林,右侧还有竹片编织而成,还盖着一层黑色塑料的竹墙,所以也不用担心会被人看到。

玉嫂洗澡的时候,她脑子里都是只穿着短裤的刘旭,她甚至还想着刘旭当着她的面脱下那件的场面。

以前洗关键部位的时候,玉嫂没有太大的感觉,可想着刘旭并洗最柔软的地方,玉嫂就觉得很痒,甚至还想发出声音,这让她尴尬不已,她甚至觉得自己变得有些龌龊。

刘旭虽然和她没有血缘关系,可在村民的眼中,他们就是母子,身为母亲的她怎么能在洗澡的时候想着儿子?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