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乡村小医师刘旭王艳 > 第063章 晃来晃去

第063章 晃来晃去


第063章晃来晃去

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后,刘旭就继续挖花生。

挖得差不多了,刘旭就蹲在她们面前,一边跟她们聊天,一边将碎泥土里的花生都翻出来扔进箩筐里。

进行的同时,刘旭当然还是有看玉嫂或者是王艳那时不时外泄的点滴春.光。

都弄进两个箩筐里后,王艳并没有打算直接挑回去,她是打算先挑到不远处的小溪里洗一洗,把泥巴去的差不多再挑回去,这样可以减轻不少的重量。

毕竟,这里走路到家要半个多小时,还要经过很容易打滑的田埂。

体力活当然由刘旭来干。

所以呢,刘旭就用扁担挑起两个箩筐往小溪走去,王艳还跟在后头。

至于玉嫂,她没有去凑热闹,她就找了个阴凉处坐了下来,还时不时用随手摘的大叶子扇风,偶尔还拉一拉那因为太湿而黏在身上的衬衫。

“小心点,前面那小路很湿。”

“晓得,王姐你不用担心,我虽然很少走山路,但还没有你想的那么不济,”刘旭笑道。

“你个娃子,叫你小心点就小心点,别逞英雄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刘旭刚要反驳,结果踩到很湿的杂草上的他还真的差点跌倒了,幸好后头的王艳扶了下后面那个箩筐。

刘旭稳住后,王艳就哈哈大笑道:“不听王姐眼,吃亏在眼前。”

“我错了,王姐,”回头一笑,刘旭就继续往前走。

走过农民特意开垦出,用于灌溉水田的水渠后,他们就走到了小溪旁边。

溪水都是从高山流下来的,基本上可以认为是泉水,所以一站在小溪边上,刘旭就觉得凉爽无比,简直就像开了空调一样。

小溪两侧长着郁郁葱葱的小树和杂草,溪流之中遍布着大小不一的石头,很多石头上还覆盖着一层苔藓。当然,刘旭最喜欢的还是那晶莹剔透的溪水,清澈见底不说,偶尔还会将落叶带往下游。

脱掉运动鞋,刘旭就光着脚丫踩进溪里。

一踩进去,刘旭就舒服得打了个寒颤,并喃喃自语道:“简直比玩女人还爽。”

也光着脚丫踩进水里的王艳就问道:“你难道知道玩女人有多爽?”

“大概能猜出来,”刘旭可不想让王姐知道他玩了好几个女人。

“那你到底有没有玩过?”

看着双腿非常白的王艳,刘旭道:“如果那晚算的话,那就是玩过了。”

“美得你!”白了刘旭一眼,王艳就将一箩筐拖入了水里,“最方便的方法就是直接摇动箩筐,就像筛石子那样,但很费劲。”

“有我这个大力士在,你还怕什么?”说着,刘旭就抓住箩筐两侧左右摇晃了起来。

随着刘旭的摇晃,箩筐里的花生就不断碰撞或者撞击着箩筐边缘,溪水还不断往里冲,就将粘附在花生表面的泥巴一点点地带到了箩筐外,顺着水流往下游流去。

见刘旭看上去一点也不费力,王艳就将另一个箩筐也拉了过来,学着刘旭那样摇了起来。

王艳的力气比不上刘旭,摇动的幅度和力度都比不过刘旭,不过至少她的参与会让洗花生的总体时间缩短不少。

刘旭正想看一下王艳的劳动成果,可他一抬头,就被王艳那因为身体摇晃而晃动着的雪峰给吸引了。

一般情况下,女人是不可能左右摇晃身体,而且还是非常用力的。

所以呢,当王艳使劲摇晃身体时,她那硕大的肉球就像拨浪鼓般摇晃着,让刘旭看得都有些痴呆了,甚至都停了下来,视线就左右移动着,完全被王艳的肉球给吸引了。

正想问刘旭事儿,可注意到刘旭一直盯着自己的胸,露出一口白牙的王艳就问道:“没见过呀?”

“没见过这么有活力的,”刘旭直截了当道。

噗嗤笑出声,王艳就停了下来,并道:“上次你不仅看过金锁的胸,还舔过,是什么滋味?”

“香喷喷的,说不出味儿,就是想要一直啃。”

来了兴致的王艳就忙问道:“我说旭子,上次你给金锁吸蛇毒的时候,你有没有去吸金锁那头儿?”

“没。”

“真的?”

刘旭和王艳玩得非常好,简直比亲姐弟还要好,所以他就呵呵笑道:“记得不是太清楚,好像有碰到,但没有故意去吸。”

“当个妇科医生还真不错,”轻轻摇着箩筐,意犹未尽的王艳就问道,“上次你给小雪看病,你应该有看到小雪下面,毛长得多不多?”

“我有没有看过很多个女人的下面,我怎么知道她的毛算多还是算少。”

“这也对,”顿了顿,不死心的王艳就问道,“那颜色咋样?嫩红嫩红的,还是有点儿黑?哦,对了,小雪那儿会不会闭得很紧?还是说她裤子一脱下来,你就看到那儿张开了。”

听到这话,刘旭就一脸鄙夷道:“我说王姐,你再这么问下去,你就是十足的女流氓了。”

“我本来就是女流氓,”王艳立马就承认了,并道,“你就给我说说呗。”

摇晃着箩筐,并看着王艳那左右摇晃着的肉弹,陷入回忆的刘旭就道:“毛应该算是不多的,颜色嘛,粉红粉红的,就像咱们山上那花瓣一样的粉红。闭得很紧,就像是很少被打开过一样。”

“哎!少女的标志啊!”

见王艳如此感慨,刘旭就问道:“难道王姐你那儿的颜色很深?”

“不深,但也没有小雪的好看。”

“要不你脱了给我瞅一瞅,让我对比对比。”

“现在不给你看,但我迟早会给你看的。”

王艳这么一说,刘旭都差点流口水了,他就忙问道:“难道是要等到情到浓时?”

“等我生病了。”

王艳这么一说,刘旭直接无语了。

哈哈笑出声,王艳就道:“旭子呀,真心的,只能生病了才能给你看。女人那儿基本只能给情郎或是丈夫看。不过啊,现在这年头,城里人一个比一个开放的,搞到结婚的时候,情郎都换了好几批的。”

“性开放的代价就是如此。”

“还不是为了找乐趣,”王艳直截了当道,“被弄几次,要是哪次舒服了,就整天想着被人弄,直到找到那个每次弄她,都能让她舒舒服服的男人。”

“对了,王姐,姐夫弄你一次能弄多久?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