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穿成末世反派 > 第21章 反派来了

第21章 反派来了


白檀蓄足了力量,以手为刀,猛然劈下。

三人目眦欲裂,只觉得仿佛一座大山朝自己压下来,当这一击落到他们身上之时,他们的□□乃至于灵魂都会被碾压粉碎!

三人都疯狂咆哮起来:“啊!!*—”异能狂出,形成厚厚的防御屏障。

然后——

寂静。

一刀斩下,无事发生。

三人呆滞住,仿佛一口气猛提到被生生堵住,堵得满脸通红,气血倒涌,可就是什么都没发生啊!

那一击好像完全消失了。

他们都没看到,一块透明的石头把那一击完全吸收掉之后,消失在空中。

“249。”白檀唤道。

“是1249立刻应道,赶紧把那块吸收了那一招的影石放到了“待完成互助区交易”的那个天平右边。

等待多时的天平得到了与要求匹配的东西,闪过一道金光,天平消失。

与此同时,白檀可以去进行下一个互助交易了。

249按照白檀的吩咐,早就物色好了一个天平,天平的左侧装着的是整整十颗影石。

它用最快的手速抢下了这个天平,紧接着,白檀的手里又多了一颗影石。

白檀勾了勾嘴角,然后再次从三位领主身上抽取力量,再次蓄力一击。

虽然这一次的声势没有刚才大,但也再次引起了异象,厅内众人还没缓一口气,就再一次又耳鸣又胸闷又灵力翻腾的,不少人再也受不了匆匆跑了出去。

而土墙内的三人再次被迎头一击弄得心神大震,然后又再次被攻击的突然消弭弄得一脸懵逼。

如此反复了几次,他们终于崩溃了。

089也崩溃了【宿主,请你好好完成任务!不要把对手当血包。】

吸起血来还没完了!

白檀将第七块吸收了招式的影石收入互助系统的小仓库里,这些可都是她以后的保命王牌。

她扬了扬眉:“怎么?把对手当血包是违反了哪条规定吗?”

089都气出了喘气声【请你立刻认输?

白檀轻轻一笑,不紧不慢地把剩下三块影石也给装了三招招式,然后才一挥手,土墙如砂砾一般土崩瓦解,三个领主倒在地上,身上再无一丝灵力,爬都爬不起来,用惊恐的目光看着白檀,仿佛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魔鬼。

白檀睥睨着他们:“你们还要接着比下去吗?”

三人惊恐道:“不比了,不比了,我认输1

白檀一摊手,无奈地对089道:“听到了吗?他们先认输了呢,那我还要认输吗?”

089【你!你!你任务失败,接受惩罚吧?

“这也算任务失败吗?可我又没有对他们出手,”白檀慢条斯理,用一种“敌人太菜我也没办法”的莲花语气说,“我都站在那里让他们打了,是他们没用,自己用光了力气还跪下来求饶。”

089【……啊啊啊啊!!?

这个没有感情的ai客服终于被白檀整到错乱了。

白檀垂下眼睛,像在脑海里感受着什么,片刻后眼眸一亮:抓到你了!

但她没有马上做什么,而是朝呆滞如鸡的裴珺看去:“我赢了,还不宣布比试结果吗?”

裴珺呆呆地指着她,像看着一个完全不认识的怪物:“你,你,你不想知道……”

白檀打断了他:“不想知道什么?一个不知所谓的人的不知所谓的胸章,也值得你当成宝贝似地拿来威胁我。”她嗤笑一声,“阁下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了。”

她自己走过去,从那托盘里拿起四位领主一同签下的协议,找到东芜城的那张,对裴珺低声道:“那胸章的主人,你让他自己到我面前来,小意讨好于我,态度好的话,我还能给他几分薄面,真当他是什么金疙瘩香饽饽,一枚他不要的破胸章就想让我神魂颠倒?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,也太小瞧本领主了。”

说着,她看着裴珺胸前那枚暗藏着摄像器的胸针,露出了了然又轻蔑的讽笑。

远在津洲看着直播的众人,被这个轻蔑至极的讽笑看得呼吸一窒,毛骨悚然。

她知道!她竟然知道这里有个摄像器,知道直播前有人在看?!

白檀已不再看那个摄像器,拿着手里的协议对着二楼扬了扬,朗声道:“义父义母,在你们的见证下,我不负众望地取得了比试的胜利,今年我东芜就不再上缴粮食了,东芜的那份,你们向其他三位领主要吧。”

二楼的洲长夫妻也被刚才的一波波震荡搞得十分狼狈又震惊,此时看着白檀毫发无损傲然而笑,他们表情僵硬极了,甚至想吐血:不负众望个鬼啊!谁期望你赢了!

白檀不再看他们,朝着顾乘州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顾乘州靠在柱子上,脸色十分苍白,显然是被震伤了。

白檀皱皱眉:“伤到了?还能走吗?”

顾乘州怔怔看着她,她表情平静寻常得仿佛只是离开和人寒暄几句。

白檀见他不回答:“要我抱吗?”

顾乘州收回目光,觉得自己刚才的担心焦急都是那么多余且可笑。

他以为的难关,在她面前或许连个小坎都算不上。

可她竟然能无视那个谢清衣的消息的诱惑,这才是让他最震惊的。

“我自己能走。”他低声说。

可是才走了两步,他身形晃了下,白檀看去,倒在地上七窍流血的谭宵雨抓住了他的裤脚。

“乘州……乘州哥哥,不许带乘州哥哥走……放了……他。”

白檀:“……”都弄成了这个鬼样子,还有力气管闲事,女主对男主可真是执着埃

就是太不自量力了。

还有那只不知道是不是抹过鼻血的手,把顾乘州的脚角都给弄脏了。

女主为什么总是这么不讲究?

白檀在自己的小本本上,给这位未来的儿媳妇又扣掉了五十分。

见顾乘州低头看谭宵雨,她心中有点不爽,忽然揽住顾乘州的肩膀,一把将他抱了起来。

顾乘州震惊地看着她。

白檀道:“还说我抱着你走吧,免得把你的脚弄脏了。”

这地上杯盘狼藉,人们流血的流血,呕吐的呕吐,还有掉落的吊灯碎片,确实脏得很。

她抱着少年,从女主的脚边跨了过去,来到南坪的面前。

“你是南泰城的人?南泰城的人是不是吃得太饱了,这么喜欢多管闲事?下次再管不住自己的嘴,本领主就让你尝尝成为别人的赌注的滋味。”

南坪也趴在地上,情况只比谭宵雨好一点,被居高临下的威胁,她一脸惨白,想到前世受尽折磨惨死,她控制不住地哆嗦起来,两眼一翻晕了过去。

而其他来自南泰城的人也都快晕了,白檀那是什么意思?说南泰城的人吃得太饱?南泰城要是被她记恨上,还有好日子过吗?

他们这会儿都恨死了南坪,没事去出什么风头?大言不惭地要人家放男宠自由,她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?

可是看白檀那抱着不让下地,不让脚弄脏的宠爱劲,这份宠爱他们也想要好吗?自由算个屁啊!人家男宠估计也怪南坪吃饱了撑着,多此一举脑子有玻

还有南崇,屁用没有,非要去搞什么比试,这下好了,南泰城要多交一成的任务粮!一年的收成一下子就要上交四成!三成就已经是勒紧裤腰带才能省出来的,现在还多了一成……

南泰城的人简直觉得眼前发黑,暗无天日。

白檀就这么在众人的注目礼下,抱着顾乘州走出了一片狼藉的宴厅,出来之后,空气都清新了。

顾乘州道:“领主,可以放我下来了。”

白檀把他放下来,顾乘州正要说什么,忽然手背一热,一滴殷红的血抵在他手背上,红得刺眼。

他震惊抬头,白檀正若无其事一脸平静地擦去嘴角的血。

“领主,你……”

“不要说话,不要惊慌。”白檀嘴唇微动,紧紧握着他的手,背脊挺直,眼神镇定:“扶我去车里,立即离开。”

顾乘州抿住唇,立即照做,一进车里,吩咐司机开车,白檀就将车子里的挡板升了起来。

司机心中嘀咕,领主和顾少爷这是一刻都等不得,车上就要亲热起来了?

领主还真是宠爱这位顾少爷埃

然而车后座上的情景却跟香艳没有一毛钱的关系,挡板一升上去,白檀就吐出一口血来,把顾乘州的衣服染红,一直烫到了他皮肤上。

“……1顾乘州压低声音:“领主1

白檀闭上眼睛,靠在他肩上:“别说话。”

089【宿主任务失败,剧情偏离40,接受惩罚异能反噬……】

没等它说完,早就锁定了这家伙的白檀立即用精神力扑了上去。

089震惊尖叫【白檀!你敢!?

白檀没再跟它废话,都撕破脸皮了,还逼逼个屁!

双方在白檀的脑海里展开了疯狂的追逐。

与此同时,津洲某实验室内,一片死寂。

所有观看直播的人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得意幸灾乐祸,都闭上了嘴巴,眼神古怪地纷纷朝谢清衣看去。

谢清衣脸色苍白,看着已经中断掉的直播画面,似乎还回不过神来。

大家尴尬地互相看看,刚才他们说了什么来着?

“一个小小的胸章,就能让凛洲第一个高手失去分寸,你魅力可真是大碍…”

“都不用是美男计,往那一站,就能把这位阎王给拐回来……”

“一个赝品,哪里比得上谢哥……”

“白檀得不到咱谢哥,也只能弄点残次品过过眼瘾了……”

再想想白檀那句“不知所谓的人的不知所谓的胸章”,再想想她那个嘲讽意味十足的讽笑,还有她抱着少年离开,不肯让少年弄脏双脚,宠到了骨子里的画面……

啊,脸疼!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