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穿成末世反派 > 第35章 分别前夕

第35章 分别前夕


两人在厨房里忙活了下半天, 吃上粽子的时候都已经天黑了。

白檀还让人整治了一桌菜,两人碰了下酒杯,这才算真正有过节的仪式感。

不过想到上回两人都喝醉了,她就没敢喝太多, 也不让顾乘州喝多。

顾乘州看着桌上的菜, 虽然远比起记忆中末世之前的种类丰富, 但这却是他在末世之后难得能吃到的丰盛佳肴。

“末世之后, 我好像从来没有这样隆重地过过什么节日了。”

白檀嘴笨,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 问道:“那末世之前呢, 你们端午节也会一家人坐下来吃一顿吗?”

谁料顾乘州摇头:“我妈很早就去世了,我爸续娶之后, 我就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 后来上学, 寄宿在学校里, 我还记得每到大小节日, 顾家人都会出去旅游, 我回到家,只有一个空空的大房子, 但学校里又不让学生留。”

白檀怜爱了, 回想了一下顾家人, 她当初是不是收拾他们收拾得太轻了, 也不知道这家人这会儿去了哪里, 是不是过得特别惨,最好是很惨,不然……哼哼。

她说:“那你今天就多吃点。”

顾乘州笑道:“我还以为,领主会说, 以后的节日都要陪我过,把过去的都补回来。”

白檀筷子一顿,低下头吃菜:“以后的事情,谁能知道呢。”

顾乘州问:“领主末世之前是怎么过节日的?”

白檀回想了一下,她生来身体不好,不能做这个,不能做那个,但白家太富有了,她又是长房唯一的继承人,讨好她的人特别多,每到大小节日还有她生日之类的日子,好多人都蜂拥而至陪她过节,给她庆祝。

印象中就特别热闹,热闹到她都有些烦。

白檀说:“家里人会从各个地方跑回来陪我过节,家里会弄得很热闹,就像狂欢一样。”

就像她过了这个节日没有下个节日的狂欢。

白檀觉得那些人里好多都在帮她倒计时,算着她还有多少日子可活。

顾乘州目光闪了闪,“白檀”从前可是个孤儿。

“那你家里人一定很宠爱你。”

白檀喝了一口酒,有些微醺,手贴在微微发烫的脸颊上,斜靠在桌边:“怎么说呢,算是吧,有的人凭借自己的可爱善良得到宠爱和关注,有的人凭借自己的聪明智慧,有的人靠的是自己的美貌外表,而我呢,靠的是与生俱来的地位和财富,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区别吧。本来宠爱这种东西,也不是无条件给与的,因为你是这样的人,也因为你身上的、身后的那些附加条件,才能够得到。”

她轻轻笑了起来,这笑容里有洒脱也有感慨,唯独没有苦涩落寞之类的情绪。

她摇了摇头,又倒了一杯酒:“昨日之日不可留,人都要向前看,为我们的明天,干杯!”

顾乘州觉得,这个时候的白檀是在发光的,她不是故作潇洒,她是真的无所羁绊,随遇而安。

像抓不住的风。

他相信,即便这几天,她对自己十分纵容,对他的靠近也不再回避,但到了分别的时候,她也会潇洒挥手,一转头,他也将成为她那“不可留”的昨日,提起来带着洒脱和感慨。

顾乘州捏紧了酒杯,看来有些事情,该加快速度了。

第二天,白檀是在闹铃声中醒来的。

头好痛。

她又醉了?

在桌上她好像对顾乘州说了很多话,但现在都记不起来了。

她无奈地叹了口气,终于接受了一个悲催的现实,自己的酒量真是浅得近乎于没有,而且酒后真的会断片。

看来上次醉酒,顾乘州嘴唇上的牙印是自己啃的没跑了。

白檀捂住脸:“只要我不承认,就是没发生过。只要我不承认,就是没发生过。”

她碎碎念了好几遍,终于重新变得理直气壮,自我洗脑能力太强了。

今天是各地百货大楼开业的日子,白檀忍着头痛起了床,带上自己的出行仪仗队,微服私访地去了最近的一个百货大楼。

百货大楼当然不是新建的,而是一个生意不死不活的商场,把店铺给清掉了三层楼,然后把那些卖粮种得来的物资,还有一些其他生活物资分门别类地安排进去。

每个店铺卖一种东西,每个店铺都有专业的推销员,每几个店铺就安排一个武装部的战士,每个楼层还有巡逻的人。

九点前,还没开楼,百货大楼外就排了长长的队伍。

因为粮站买粮和分粥,人们排队已经排出经验来了,所以虽然队伍很长,人很多,但显得十分井然有序,几字形的队伍从上往下看,竟十分齐整。

九点整,大门打开,五百人五百人地往里放行,人们拿着自己的户口本、身份证,凭借这个来购买东西。

比如去棉布店,一个人头只能买三尺布,去肥皂店,一个人头只能买一小块,牙刷和板刷只能选一个来买,剪刀和刀不可兼得。

物资紧张啊,没办法。

不过现在人手里头大多没几个钱,买了最要紧的一些,其他的也就只能望而却步,不然这三层楼的物资根本不够附近人们抢的。

得知各地百货大楼营业状态和秩序都良好,白檀放下心来,和顾乘州略略乔装打扮一番,也排队进去狂了一番。

感觉就像走在小商品市场里一样,只不过这些商品都是和衣食住行有关,几乎没有和娱乐休闲性质相关的。

忽然白檀看到了什么,笑着拿起了一个茶杯。

茶杯上印着一红一绿两只兔子,红的那只在咬绿的那只的耳朵,一只爪子还霸道地扒拉在绿的那只身上,绿的那只还在傻乎乎的咕叽咕叽吃草,两只都肥嘟嘟的,萌得不得了。

白檀哈哈笑:“你看,和我给你的那两只是不是很像。”

顾乘州看了一眼,直接付钱买了下来。

白檀:“我看喜欢兔子的是你吧。”

顾乘州笑而不语,看了一眼那货架上的另外几只印着同样花色的,暗暗发了一则短信,两人离开后不久,就有几个人过来,一人一个把那几个杯子都买了下来。

雇佣兵们也很无语,他们头费钱费力培养他们,结果第一个任务居然是买杯子。

百货大楼的货卖得很好,但某些人却很不开心。

他们联手给白檀施压,想要得到这些物资的销售权,结果白檀鸟都不鸟他们,直接弄到百货大楼,按照白菜价给卖了。

他们的谋划落空,一点好处都拿不到,心烦气躁。

而且他们越发嗅到了一个特别不好的信号。

白檀最近的几个举措,从设置粮点、平价卖粮、早晚施粥,到大力推广农业,再到这次物资公开出售给大众,不允许囤货牟利。

都带来了一种信号——她这个领主开始为普通大众干实事了,不再站在特权阶级这一边了。

这可怎么行?

领主这是要把那些蝼蚁一般的下层人民抬起来,压缩他们这些上层人士的利益!

这群人手握大量的社会资源,有钱有势,甚至不少身居高位,察觉到危机之后,碰头一商量,就联手了。

第二天,一些工厂陆续罢工,市场关门,一些机构停摆,好多店铺纷纷停止营业。

接下来几天,连自来水厂和电力局都有好多员工请假,有些区域连水电都给停了,城市正常运转都成了问题。

如今每个城市风险承受能力都很差,城市的每一环,都好像一个脆弱的齿轮,哪个齿轮出故障了,就能引起一大片问题,更不要说这么多齿轮一起出事。

整个东芜城及天之内几近瘫痪。

柯立群满脸憔悴:“施粥点的人越来越多,今天队伍比从前长了五六倍都不止,粮库压力太大了。”

现在很多人都是做一天工领一天钱,工厂、店铺关门,工人们没地方干活,赚不到钱,家里就要断顿,自然只能出来领救济粥。

想到今天看到队伍里多了很多青壮年,一个个面色愁苦,还有人为了一碗粥争抢起来,打破了头,柯立群都仿佛老了好几岁。

白檀嗤笑一声:“一群老奸巨猾的东西,这是联手给我施压呢。”

这是那些人对她的一种试探,也是一个警告。

纵然白檀不是原主,没有那个说一不二的□□习惯,也受不了这种威胁。

而且居然拿整个城市的经济、民生,还有人民的生命当做威胁她的筹码,白檀心里头怒火熊熊。

她点了点资料上参与这件事的名单,足足几十页之多,几乎占据了东芜城所谓的上层阶级的七八成。

“既然这些人都不想做人了,我如了他们的愿!”

可能是她最近手段太平和,他们都忘了她这位领主,原本就是踏着尸体和鲜血上位的,她的心里可没有多少仁慈,只知道哪里有反抗,就去镇压好了。

杀一个不够,那就杀两个,杀一百不行,那就杀一千。

这一刻,白檀突然觉得原主的手段虽然残暴,但也挺爽的,最重要的是有效。

顾乘州突然开口:“领主,这些人需要收拾,但不能师出无名,太过暴戾的名声对你没有好处,毕竟认真说起来,这些人这些年来对于东芜的建设也是有功劳的。”

白檀:“那你觉得该怎么做?”

“这些人手握权势,自诩高人一等,想必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,不如用东芜的法律来制裁他们。”

虽然在凛洲,所谓的贵族有很多特权,比如养奴隶、比如天子犯法不与庶民同罪,即便杀了、伤了人也可以酌情从轻处理,但如果情节过于恶劣,也是逃不过去的。

到时候这些人倒了,他们手里的那些工厂也好、商铺也好,都充了公,再安排可靠的人接手,一切自然很快又能回归正轨。

顾乘州说:“如果领主信任我,这件事不妨交给我来做。”

白檀怔了下,但想想三块玉米田的种植工作已经结束,至于其他普通粮种的种植,也没必要派顾乘州去,他近来确实挺闲的。

那就让他去做些难度更大的事情。

而且白檀对顾乘州有种莫大的信任,既是基于他的能力,也是基于他的男主光环,让他做这件事,可能事情会更快更顺利地解决。

于是她同意了。

其他人眼睁睁地看着白檀把武装部的指挥权批给了顾乘州,让他拥有在足够的人手去搜集证据,去拿人,去抄家,拥有先斩后奏的特权,心里就突突直跳。

这放权也放得太吓人了,昔日那些高高在上的特权阶级的死活,还不成了顾乘州一句话的事?而之后选谁来接手上位,顾乘州想必也会拥有极大的话语权。

这可真是……从一个男宠直接一飞冲天了!

难怪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往领主身边凑,那么热衷于给领主送男宠,讨好了这位,何止是少奋斗三十年,分分钟万人之上,人生巅峰啊!

作者有话要说:  今天加个更,晚上还有一章感谢在2021-07-08 18:58:52~2021-07-09 13:41: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暗中讨饭33星星 10瓶;柏 2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