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逍遥天行录 > 第四十四章 屠戮盛会

第四十四章 屠戮盛会


流放二十年,而且前五年不能购买天上人间的门票。这要不是因为他姜烨然,封飞儿肯定会死,没人能一直在罪恶之地待五年时间。

封飞儿很快就换好了衣服下来,应该是不敢让姜烨然久等,头发还湿漉漉的。姜烨然原本想让她吹下头发再出门,但真是有些等不及了,便拉住她的手,朝着外面快步走去。

封飞儿跟在姜烨然身后,她突然有些脸红地问道:“到底要去哪儿,这么急切需要我,是想去开房吗?不太好吧,你如果实在想要,先去买个套套,我...我过两天...要来姨妈了......”

“说什么,你别瞎想,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。”姜烨然平静道。

封飞儿小声地哦了一句,等他们来到真话馆,她疑惑地看了看招牌,说这是什么地方呀。

姜烨然没解释,带着封飞儿走了进去。

真话馆里非常黑暗,有个老太婆正坐在一个木质柜台后面,她沙哑地说了句欢迎光临,姜烨然说想请她让自己身旁的这个女人说真话。

老太婆忽然拿出瓶奇怪的紫色液体抹在自己眼皮上,随后看了封飞儿一眼,淡然说道:“两千元晶。”

姜烨然点点头,随后拿出两百个元晶放在桌上,因为他是天上人间强者,并不是天上人间富豪,任何消费都可以打一折。

封飞儿似乎有些不安,她轻轻抓住姜烨然的手,她小声道:“不知道怎么的,我忽然很害怕,烨然,我想回去,我们回去好不好。”

姜烨然安慰封飞儿说不用紧张,这时候老太婆让她躺在一张椅子上。封飞儿害怕地问道:“到底要我说什么真心话,你有什么直接问我不就行了吗?”

姜烨然无奈道:“你只管照做就行了,我又不会害你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封飞儿还是乖巧地躺在了椅子上,这时候姜烨然对老太婆小声说道:“事情结束之后,能不能消除她这段时间的记忆,你的能力不是很厉害吗?”

老太婆平静道:“可以,但需要一百元晶,而且不能打折。”

姜烨然连忙又拿出一个红元晶给她,这时候老太婆问姜烨然想问什么。姜烨然想了想道:“帮我问问她,她之前为什么会来到罪恶之地。”

老太婆嗯了一声,她忽然取出一个奇怪的球状东西,随后咬破手指在上面写写画画,最后贴在了封飞儿的身上。姜烨然一直在旁边盯着,他知道这应该是某种符文。

此时封飞儿害怕地看着姜烨然,她呢喃道:“烨然,我害怕。”

“有啥好怕的,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……”姜烨然轻声道,“这并不是让你说真话的地方,俗话说真话馆,其实就是真心馆。等这里弄完之后,你就能经常陪在我身边了,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她能将我们连在一起,无论我俩相隔多远,都能感觉到对方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封飞儿闭上眼睛,她轻声道:“那我好开心。”

姜烨然松了口气,看来封飞儿对自己是非常信任的。

这个时候,封飞儿忽然睡了过去,就好像睡得很熟一般。老太婆将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嘴里念念有词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忽然间,老太婆开口质问道:“你为什么来罪恶之地!”

就在她话音刚落的一刹那,封飞儿忽然全身都剧烈颤抖起来,脸上露出很恐惧的表情,那眼睛突然睁开闭上,又重复地睁开闭上,就好像随时要醒来。

老太婆不慌不忙地又在封飞儿额头上写写画画,顿时,封飞儿又安静了下来,嘴里开始喃喃自语,但说得却让人听不清。

老太婆将手放在封飞儿的额头上,她也闭上眼睛,嘴里开始清晰地与姜烨然说话。

姜烨然听着老太婆的叙述,忍不住将拳头握得越来越紧。

封飞儿十岁那年,五菩提全军覆没,只剩下两个遗孤。她看着收养自己长大的和尚被人们斩下脑袋,仇恨的种子从此埋下了。

那一年,她与妹妹封佳儿来到天云山。之所以会收下这对姐妹,是因为她们的师傅与收养自己的和尚曾是老朋友。受友人临死之托,两姐妹得以继续苟延残喘地活在这个世上。

寄人篱下的日子,自然是不好过的,更何况还是仇人的屋子。

天云山的人们虽然不在乎这对小小的姐妹,但至少能有个玩具给自己取乐。从来到天云山的那天开始,这对姐妹就一直被人欺负。

封飞儿每天都在护着妹妹,每当封佳儿悲泣的时候,她就会摸摸妹妹的头,随后告诉她,这一切都会结束的,一切都会变好的。

她会变得很强,强得让谁也不能欺负她们。

然而,就在封佳儿十五岁生日的那一天,封飞儿正好外出做任务,天云山的少山主带着一群人,美其名曰给她过生日。而封佳儿的清白,就是在那一天丢的。少山主带着人将封佳儿扒光衣服锁在地下室里,经过五天五夜,封飞儿终于做完任务,回到天云山找到神智不清,喃喃自语的封佳儿。她身上都是那些男人们肮脏的痕迹,直到封飞儿将她抱回去静养一个月,才慢慢恢复了精神。

那时,封飞儿因为突破到三流高手级别,被破格提拔为队长。天云山深刻清楚强者的意义,既然出了个强者,那自然应该拉拢,用好处来弥补一下。

也就在那天起,封飞儿姐妹没再受过别人的欺负。但是,这个仇恨的种子,已经发芽了。

又过了一年,当封飞儿被提拔为主管时,为了更好地弥补封佳儿,天云山的山主将封佳儿嫁给了当地一大老板的儿子做媳妇。

那一年,封佳儿有了个女儿。而就在这时,报复开始了。

天云山的人们也是有家人的,平日里他们任务繁忙,为了照顾好家人,天云山都有家属楼,也会帮忙照顾他们的孩子。

可就在那一晚,所有的婴儿都死了。

在得知这个消息前,封飞儿被封佳儿拉去喝酒。封佳儿那天笑得很开心,说自己做了一件大事,而且绝对没人会猜到是她做的。

第二天,婴儿们被杀的消息席卷整个苏省。

人们愤怒地要寻求凶手,可就是怎么也找不出来,这时候封飞儿才知道自己的妹妹做了什么样的事情。

他们杀了妹妹重要的人,所以妹妹也杀了他们重要的人。

封佳儿已经疯了,因为其中至少一半婴儿的父母,都没有参加过当年的战争,毕竟已经过去了多年。但封佳儿记得清楚,她告诉姐姐,天云山的每个人都该杀,因为他们都曾欺负过自己。

人们当然找不到凶手,因为封佳儿的女儿也死了,谁会想到这女人为了不被怀疑,连自己的骨肉都能虐杀!

可封佳儿忽略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家人的重要性。

异人,特别是他们这种有组织的异人,都是将脑袋挂在腰间办事的。平日里他们就怕自己有个三长两短,所以任何组织对下属们的家人都颇为照顾。

五十二个婴儿被杀,连苏省的政府高层都不能坐视不管。于是乎,当年苏省的PRC分部部长亲自发话。他就简单地说了一句话:查出真凶很简单,要是立即出来自首,可饶家人不死。

没人会觉得堂堂PRC分部部长在说谎,封飞儿已经看见自己的妹妹在颤抖。

然而……

她走出人群,说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。

刹那间,封飞儿被愤怒的人群围殴了,被审判派到罪恶之地。原本人们都很不满,在听说她将要受到五年生不如死的折磨后,他们这才放心。

封佳儿没再去看过封飞儿,因为封飞儿告诉妹妹。

任何处罚都是没关系的,反正只是在罪恶之地呆五年而已。

指甲刺入了姜烨然的手掌,却没让他感觉到有多疼痛。姜烨然看着闭上眼睛的封飞儿,咬牙道:“天云山这个组织,真应该被颠覆。无论是走到哪里,无论是哪里的天云山,都没给我留下过好印象。这样的组织……为什么还能留着。”

“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,可没用任何用处,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把他们灭了,不过我年纪老了,也没精力管这么多……”老太婆从口袋里掏出一瓶液体,喂进了封飞儿的嘴里,轻声道,“以前有个年轻的男人来天上人间参观,也说过类似的话,当然他说的可不是颠覆天上人间这么夸张的话语,但他最后却在大殿中一剑斩断了擎天柱,那个男人叫什么来着,好像是四个字的。”

姜烨然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没说话,他咬着棒棒糖,狠狠将糖果一口咬碎。

“你给她喝的是什么?”姜烨然对老太婆问道。

老太婆平静道:“能让她忘记半小时的记忆,但可不能喝多,不然对脑袋不太好。”

姜烨然点点头,站起身跟老太婆说了句谢谢,老太婆摆摆手,轻声道:“我看见她很依赖你,对于迷路在黑暗中的孩子来说,光亮是不可缺少的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姜烨然轻声应了一句,此时封飞儿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,她疑惑道:“这是哪儿?”

姜烨然正要找个说词,就在这时,屋子里忽然传来破空之声。姜烨然还没反应过来,就看见一道弩箭射在了封飞儿的肚子上。她呆呆地往下看了一眼,鲜血狂涌而出,封飞儿的力气仿佛被抽空,软软地倒在了椅子上,闭上了眼睛。

姜烨然连忙朝外看去,只看见外面的屋顶上,有一道残影掠过,飞速而逃,虽然很模糊,但姜烨然能认出来是谁。

姜烨然惊慌失措地抱起封飞儿,他快速从口袋中抽出几根银针,扎在了封飞儿心脏、腹部的某几个穴道位置上,这样才勉强止住了鲜血。随后他又掏出一枚丹药碾碎了,喂给封飞儿吃。

做完这一切,姜烨然抱着封飞儿连忙跑到屋外,向着医院的方向狂奔而去,嘴里放声怒吼道:“赵黄!无论她能不能活,老子都要你死!”

当姜烨然火急火燎地送封飞儿来到医院,见到封飞儿这伤势,天上人间的医生护士们都极为惊愕。这里是天上人间,却忽然会发生这种凶恶事件,是会让任何人都不能接受的。

医生等人连忙将封飞儿放上担架,随后给姜烨然拿来一份单子当他填起来。

姜烨然快速将单子填好,随后交给医院的工作人员。然而,当她看见上面的字后,连忙摇头大喊道:“快推出来!快把那个女人推出来,单子上写的是奴隶!”

姜烨然一听顿时惊愕了,那几个医生护士却用一种更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姜烨然,随后他们连忙将正要推进急救室的封飞儿推了出来。

姜烨然连忙怒吼道:“你们干什么!”

“要先做检查……”医生跟姜烨然说道,“我们要先做血型检查,因为下午有几个天上人间富豪预约了手术,他们分别是A型血,AB型血和O型血。这儿毕竟不是所谓的人民医院,血液存量肯定是不够的。先生,如果她刚好是B型血,我们会开始做手术。”

姜烨然一听顿时火冒三丈,大骂道:“老子不管她是什么血型,立马给老子推进去做手术。到时候血液不够,就拿你们这些做医生的来凑!”

“不行,我们要有保留精力为富豪们做手术……”那医生咬牙道,“那这样吧,您需要多付一半的医药费,这样我们才会开始做手术,我们会立即安排找奴隶来抽血,填补血库。”

姜烨然狠狠地推了那个医生一把,低吼着说道:“草你妈,钱不是问题,立马给老子推进去急救!”

在姜烨然的催促下,医生护士们终于把封飞儿推进了急救室,当那急救室亮起了灯,姜烨然瘫软无力地坐在椅子上,他看了看自己身上溅到的血液,再看看医院干净的地面,目光显得有些呆滞。

该死的赵黄……明明说了不会动封飞儿,这个家伙还是偷偷地来暗杀了。

按照天上人间法律,就算封飞儿真的死了,就因为她是奴隶身份,赵黄最多赔偿姜烨然双倍奴隶的价格,之后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。

摊上这种事情,完全是有苦说不出!

姜烨然烦躁地一拳打在了旁边的墙壁上,旁边的护士不敢来打扰姜烨然,只能在一边静静地看着。

半小时后,急救还在继续,而姜烨然却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天上人间高层打来的。他们告诉姜烨然,说今天下午就举行屠戮盛会。

这……

上午封飞儿出事,下午就要姜烨然赶去参加屠戮盛会,姜烨然觉得只要不是傻子,都能猜出事情是多么不正常。

姜烨然烦躁地说句知道了,随后给陈园打了电话,让他赶紧带人来医院一趟。

陈园等人急匆匆地赶到医院,得知封飞儿在抢救后,他们全都慌了神。姜烨然用手拍了拍陈园的肩膀,小声道:“下午我离开后,你们别在这惹事,你们真的惹不起。遇到任何事情,先忍让一下,然后报我的名字。如果我的名字不管用,你们就报胭脂红三个字。”

陈园连连点头,此时急救室里忽然有医生走出来,姜烨然连忙冲上去问道:“医生,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不容乐观……”医生叹气道,“我实话实说吧,这一箭伤到了病人的子宫,恐怕……不能再生育了。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她会怀不上孩子,而是怀孩子也容易造成流产,甚至是宫 外孕。”

姜烨然咬牙道:“那她性命无碍吧?”

医生认真道:“性命可以保住,手术比较麻烦,但也就是麻烦,因为我们在尽力将病人的伤害减少到最小。先生,你现在去交一下医药费吧。”

姜烨然连连点头,对医生说了句谢谢,随后便去交医药费。因为是给奴隶做手术,而不是给姜烨然做手术,所以不可以打一折。原价是两千元晶,相当于十万人民币了,因为要加钱的关系,姜烨然给了三千元晶。

陈园在姜烨然耳边小声说道:“姜哥,我们目前账上只剩两千元晶了。虽然您现在是五级战神,每天能带来八十个元晶的收入,但眼下情势您也看见了,我们经不起再一次大风大浪了。”

姜烨然叹口气,轻声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是经不起大风大浪了,原本姜烨然以为自己的家产还不少,可现在看来,根本就不够折腾的。

等中午时,姜烨然赶回去准备好了所有的用品,随后就去了天上人间高层安排好的地方。

这次的屠戮盛会,并不是在天上人间里面举行,而是要坐飞机去天上人间的上方。

一路飞机下来,姜烨然见到了不少私人飞机在外面,原本应该是空无一人的荒芜之地,一时间却变得十分热闹。

开出十几分钟后,姜烨然就看见了举行场地。

这儿是围墙,看着还挺新,但并不是完全新的,应该是以前铸造的。在外面的围墙上,还贴着许多张符文,可以避免被雷达等先进仪器探测到。

此时姜烨然心情很差,因为满脑子都是封飞儿是否安全的事情。

进入围墙之后,姜烨然发现里面竟然是个西方古式小镇,就如同电影上看见的西部牛仔片一样,全都是木质的老屋子。

这里并不大,也就一个小村子的大小。而在围墙上方,也是建造着许多的木屋,那些木屋应该就是观众席,可以让人们更好地观看屠戮省会。

等下了飞机后,姜烨然又乘坐专门的汽车,前往目的地。

等司机将车停在了围墙周围,大家都是在这里下车。此时人们朝着小镇中间聚集而去,在这小镇中间,有一百个人正跪在地上,手上戴着手铐脚铐,屈辱地接受着人们的嘲讽眼神。

人们直接就坐在地上观看,毕竟比赛还没开始。姜烨然这时候注意到了钱雨欣也在其中,她也瞧见了姜烨然,不过只是淡淡瞥了一眼,就没再看姜烨然了。

等了十几分钟,有一个女人终于走到人群中央。她拿着一个大喇叭,笑吟吟地跟人们说道:“根据工作人员的调查,现在人们都已经到齐了。各位,欢迎你们来到屠戮盛会。”

人们都热烈地鼓起掌来,每个人脸上都是兴奋之色,比上一次盛会还要兴奋。

女人笑道:“屠戮盛会,是最有意思,最好玩的比赛。这一次,我们也提出了相应的规则,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。而这次的主题,就是数百年前的西部世界。那么,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规则……”

姜烨然听过之后,才明白天上人间到底堕落到了什么地步,他们果真将杀人活动策划成了一个很好玩的游戏。

在这个小镇里,有酒馆和装备店,还有旅店,而在这里的人们会被分为三种身份。

一种是奴隶主,奴隶主总共只有五人,也就是五个参赛者。奴隶主们可以携带自己的兵器,并且拥有初始金钱五百。

一种是白人,由抽签来决定,总共会有十人。白人的特权,是初期可以拥有一把匕首,初始金钱五十。

而还有一种,那自然就是黑奴了,总共有九十人,也是通过抽签决定。黑人没有任何特权,在这个地方,他们甚至连衣服都不能穿,没有初始金钱。而每个奴隶主,在刚开始时都可以挑选一名黑奴,来当做自己的下属。

如何获得金钱?

杀死一名黑奴,可以获得金钱三十。杀死一名白人,可以获得金钱五十,杀死一名奴隶主,可以获得金钱五百。

三天过后,金钱最高的十个人可以活着,而最少的那十个人……无论身份如何,都会被处死!

正在这时,姜烨然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,打开看后,发现是胭脂红发来的。

“小心点,这屠戮盛会的所有人都要杀你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