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偏执仇敌对我居心不良 > 第46章 醒然

第46章 醒然


==第四十六章==

李乾先是淡然“嗯”了一声,随后道:“过来,替我更衣。”

唐咏宁这才反应过来,朝他走近。

双手刚环上男人的腰带,便闻到了一股脂粉味。

她浑身顿住,横在他的腰间的手骤然停下。

李乾蹙了蹙眉峰,问道:“怎么了。”

唐咏宁吸了吸发酸的鼻子,闭口不答,继续替他解腰带。

刚替他卸下腰带,手正要从他腰间抽走之时,骤然被人攥住。

李乾打量着眼前低眉顺目的人,“为什么不说话。”

唐咏宁一想起白日他怀中搂着位姑娘的画面,就冷静不下来。

他失了耐性,抬起指腹抵在她的下巴上。

她扬起白腻的小脸,一双眸子潋滟莹润,勉强道:“没怎么…”

李乾不知怎的心口微慌,俯身去轻吻了吻她的眉心。

唐咏宁浑身轻栗,却温柔乖顺地任他吻着,从眉心往下,直到覆向那抹朱唇。

牙关被撬开的同时,她视线往上,睨见他外衣上的口脂

这难道是下午跌进他怀中的女子蹭上的。

她猛地掀眸,一把将人推开。

李乾看她红了眼,整个身子都在微颤。

他眼眸深沉地拢着她,“你不愿意?”

唐咏宁听见这话心乱如麻,满肚子的委屈全涌了上来。

“是,我不愿意。”她别过身子,不肯看他。

他身上沾了其他女子的脂粉味,她就算再傻,也做不到毫无芥蒂与他亲近。

不愿意这三个字宛如雷霆乍惊,他陡然想起前世,她最后决绝的话。

李乾冷道:“你既然不愿意,来这里做甚?”

他心口一窒,似猜到她要说些什么,上前一步拽住她的手腕。

男人的力道重得惊人,迫使她面向他。

“难不成你眼巴巴的跟来,就是为了还我那狗屁恩情!”

唐咏宁眼眸微闪,胸腔内哽着气,竟脱口而出道:“你也知道本来一开始,就并非我所愿。”

他怒极反笑,几分无力地松开了她的手。

“好一个并非所愿。”他呢喃。

“既然不愿,我过几日便让人送你回去,至于你心里头惦念的事,都给我收起来。”

唐咏宁身子一振,看着他阴鸷的眸骤生了几分畏惧。

“我不是……”她一句话还未说出口。

只听见他冷声道:“这辈子除非我腻了,否则你想都不要想。”

撂下这句话,人转身出门去。

门被“啪”的一声关上,唐咏宁看着摇曳的烛火怔怔出神。

从前她瞧话本子时,对那些拈酸吃醋女儿态向来都是嗤之以鼻,可如今落到自己头上,方知道什么难受。

翌日晨起,唐咏宁起床梳妆时,面上都带着几分憔悴。

门外的侍卫禀告道:“小夫人,外头来了一位姑娘,说是来找大人的,我说了大人去巡城不在,她便说要来见您的。”

唐咏宁开了门,拢眉问道:“姑娘?”

那侍卫挠了挠脑袋,支支吾吾道:“那姑娘两三日便来一趟,还时常去城墙处寻大人,今日一早便在门口等了,吵着要见您,怎么都轰不走,我们也是没法了。”

她轻抿红唇,神色微敛。

城中大多数百姓早在宁军入侵时,出城逃难去了,难不成这姑娘有什么难处。

“你们带她去前厅,我去见见。”

这边,柳儿在前厅内坐着静思,她打听过,李乾尚未成婚,而这位被李乾藏在营房的姑娘十有八九是他房中暖床的通房。

她原是不在意这女子的,可这些日子她无论如何示好,媚眼都跟抛给了瞎子看似的,李乾面上对她客客气气,就连她投怀送抱,他也不肯搂住上来的腰肢。

这姑娘能被安置在这,想来在李乾府邸里也是说得上话的,自己何不从她身上下手。

她正出神之际,一位身着素青色齐胸缠枝纹襦裙的女子入了屋。

柳儿抬眸,瞟了唐咏宁一眼,片刻间恍了神。

她本想着自己虽然称不上绝色,但面容清秀,在人群也是出挑的,可跟眼前这位比起来,自己那半点姿色都跟着黯淡了。

唐咏宁未施粉黛,头上仅用了一根银簪绾着青丝,媚眼如丝,让柳儿甚是尴尬。

怪不得李乾将人藏得这样好,怪不得对她无动于衷。

她攥着手上的绢帕,满腹都在琢磨自己到底还有何胜算。

唐咏宁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却认出了此人就是昨天被李乾搂在怀中的那位,她心底微涩,问道:“姑娘,你有何事?”

柳儿定神,从椅子上起身,“噗通”一声,朝她跪下。

唐咏宁吓得后退了一步,“姑娘,你这是做甚?”

柳儿泪眼婆娑,边泣边诉,“求夫人给我一条生路吧。”

她往前爬了一步,一把拽住唐咏宁的裙摆,“夫人,求夫人让我留在大人身边,我绝不会和夫人争宠的。”

她僵立在原地,颤着声道:“想来你是误会了,我并非他的妻,你、你若想留在他身边,应该找李乾,我做不了他的主。”

柳儿道:“只要夫人同意,大人一定会接纳我的,如若夫人不肯容我,那我只能去死了。”

她说着,竟要去撞一旁的柱子,唐咏宁慌了神,忙喊人:“快、快将她拉住!”

她从未见过这种场面,李乾在外头的露水情缘,对着她一个无名无分的小通房求接纳,此番行径,与逼李乾就范无异。

她越想越气,可要是真的,李乾负了她,她来求公道,倒也是个可怜人。

柳儿被人从地上扶起来坐下,唐咏宁审视她,眉眼间一片清冷。

“你要是有难处,就摆到明面上说,不用在我这里寻死觅活,我帮不了你。”

常年的教养使然,她不会对李乾在外头的莺莺燕燕多加为难,可也做不到假以辞色。

柳儿低首,轻勾了勾唇。

“那日,宁军打过来,我随着大伯一家出城逃难,被不幸遇上了山上的盗匪,大伯一家皆被盗匪所杀,而我险些被…被强抢…”话说到此处,她掩面而泣。

“慌乱中,李大人带兵经过将我救下,那时我衣衫破烂,大人将我抱在怀中,言语安抚,还说…还说今后一定会护着我,那时我心中便认定了大人,哪怕无名无分,做粗使丫头我也是心甘情愿。”

她说着,两腮微红,一脸的爱慕之情。

原是这样,唐咏宁缄默了半晌,满脑子都是她方才的话。

肌肤之亲,絮语安抚。

英雄救美,以身相报。

一时间,她连画面感都有了。

她咬紧牙关,浓睫微抖,“那你家中人呢?就算你愿意,你家里人能同意?”

“我无父无母,自小寄人篱下,若不是遇见了大人,我早就死了,若不能留在大人身边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……”

怕她又要哭,唐咏宁忙打断。

“我知道了,此事,我会与他说的,你回去吧。”

杜昭虽卧床,可那位姑娘闹了这么大的动静,他一早听了外头的护卫议论,也知了个大概。

自家爷是什么深情种,他还能不知道吗?怕唐咏宁受那姑娘挑拨,他忙下了床,去了唐咏宁的屋子。

正赶巧,遇上了李乾派来欲送唐咏宁回邵安的暗卫。

他眼尖一看,这群人皆是二爷培养多年的心腹,可小主子和二爷还没和好,这么能就这么走了呢。

唐咏宁面容镇定,轻声细语道:“此事我不会让你们为难,我一会亲自向他交代的。”

众人立在原地,面面相觑,一时间都拿不到主意。

杜昭摆了摆手,“你们都回去吧,二爷要是怪罪了,自有我顶着。”

杜昭常年跟在李乾身边,大家都认识,他既愿意出口应下,众人自是没话说。

待人退下,杜昭忙道:“小主子,你可千万别听那姑娘挑拨,这些年爷身边碰瓷的姑娘多了去了,爷哪里曾理会过她们,您要是因这个跟爷闹起来,那就是中了别人的计。”

唐咏宁愣了愣,红唇轻扬。

她昨日明明白白想了一整夜,她心中是有他的,既然如此,不论结果,也要为自己争取一次。

“你放心,我正是要去找他。”

营帐内,李乾和洪宗正在沙盘上谈兵布阵。

门外士兵进了营帐,在李乾耳边悄声说了一句。

李乾一脸的黑沉,“让她回去。”

见他一下子变了脸,洪宗立马猜到门外是何人。

他一喟,“你个小肚鸡肠的,净同一小姑娘置气,去,把人请进来。”

唐咏宁被请进了营帐,她微躬身行礼。

洪宗拍了拍李乾的肩膀,转身出了营帐。

李乾心烦意乱地按了按额间,语气不快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她心中惴惴不安,磕磕绊绊道:“我暂时还不想回邵安,我不会耽误你的,再、再过些日子我就走。”

李乾抬眼看他,冷冰冰道:“随你。”

他怕瞧见她双含水惑人的眸子会心软,索性转身低头看那沙盘。

唐咏宁又道:“今日有个名唤柳儿的姑娘来找我,她求我接纳她。”

话音叩地,李乾身子微顿,转身看着她,轻哂了一声,“所以呢,你是来劝我收了她,还是你想我娶她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