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偏执仇敌对我居心不良 > 第23章 厮磨

第23章 厮磨


==第二十三章==

这模样,比烈酒更叫人如痴如醉。

男人笑了笑,心道。好一双皎若云间月的眸,好一具诱人靡靡的身子。

他大掌撩开小衣,一双清眸染上了红,再不见半分理智,只想将人上下翻腾,细细探究。

耳鬓厮磨间,他突然低笑道:“三姑娘可是说过,钟爱身强体壮的,这般可还满意?”

唐咏宁微颤,半个身子都红透了,索性阖上眼不理会男人的戏谑。

一夜细水长流,男人似有磨不完的耐力,恨不得刀枪齐发。

眼瞧着夜色阑珊,唐咏宁玉臂搭着一方脖颈,眸泛秋水,有气无力地央求了几句。

上方的男人愣了愣,前两回行这事时,她都是阖目羞涩,不肯言语,这还是头一回,竟开口说话了,还真是不禁磨。

他勾唇缓了缓,微哑的声音却带着几许狠意,“长记性了?”

李乾算是明白了,与其等着小姑娘开窍,倒不身体力行,身上做到了合缝一体,心里说不定也能近些。

唐咏宁胸前轻栗,低喘着点首,能不记住吗?

等她迷迷糊糊将要睡着之际,听见男子浑厚的嗓音,腻在她丝滑的青丝上,“你放心,唐大人无恙。”

隔日,唐咏宁是被门外的声音吵醒的,昨日暖芷轩可出了不小的动静,大家伙心里头跟明镜似的。

她身上软绵,无力地蠕动唇畔唤了一声,“临秋。”

临秋在外头应了一声,忙进屋,“主子醒了。”

唐咏宁揉了揉微胀的小腹,望了望外面的日头,“现下什么时辰了,怎么也不叫我晨起。”

临秋面上喜孜孜,想起昨天二爷回来时气成那样,主子就一会的功夫,便把人哄得服服帖帖的,人今早走的时候,眉梢眼角都带着笑,心里暗道小主子实在厉害。

“二爷今早走时说了,主子昨夜累坏了,让您多睡会。”

一个累字,叫她红了脸。

她忙撇开话,“外头在吵嚷什么?”

“几个婆子,说是送些东西孝敬主子,有送伤药的,还有送香料的,怎么发打发也发不走。”临秋埋怨道。

她是嶂园里头一位女主子,自然是谁都想来攀交情。

唐咏宁半披着衣裳起身,见她脸色不自然,“什么药?”

临秋涨红了脸,小声道:“就是…消肿的药。”

唐咏宁听了,羞赧垂下首,眼神瞥见自己胸前点点轻绽的花卉。

实在有些目不忍睹,她不由连耳根子也跟着红了起来。

她声音低哑,“赏些东西,让她们回去吧。”

临秋应下,正想出门。

她似想到了什么,又将人叫住,“将送香料的婆子唤进来。”

“我…我时常觉得这屋里闷,用些香料也好。”唐咏宁心虚地补了一句。

临秋点头,待唐咏宁洗漱过后,方将人叫了进来。

一位身着豆绿色蝶纹外裳,体态臃肿的婆子殷切地进了屋,见了唐咏宁不由惊艳,怪不得尚未娶妻的爷,违了礼制,也要将这位收进房。

唐咏宁问道:“我听临秋说,你夫家是做香料生意的?”

婆子堆笑,“是的,我郎君在中街开了件卖香料的铺子,生意可红火了,主子要是有需要的,只管说。”

唐咏宁将临秋支走,这才小声说:“我知道有的香料熏上能避孕,不知你家中可有?”

那婆子听了,甚是不解,觉得唐咏宁是怕生孩子受累,“有倒是有,只是主子如今年轻,不趁着爷还疼主子,生个一儿半女的,将来也能有指望。”

唐咏宁默了默,她一个见不得光的妾室,在夫人未入府前生了长子,他夫人又是陆锦阡那样的狠角色,这不是把孩子往火坑里推吗?

她内心直摇头,不成,绝不成。

“你只管拿来就是。”

……

宋文柏手里拿着密函,踏着急步,进了翰林院。

内间,侍奉的公公早已屏退。

宋文柏道:“这唐大人也真是拼了老命,带人潜伏进了商盐内部,若不是你给我的消息及时,这脑袋可就不保了。”

李乾读着信函,面上冷峻,“人受伤了?”

宋文柏眼眸下一圈黑晕,迟疑道:“唐大人冒死往外递消息,自是挨了些苦。”

他痛快笑道:“不过好在我们人及时到了,无性命之虑,这回整个洛中商盐算是一锅端了,你小子满腹心眼,从唐盛祁出发去洛中时,便派人跟着了吧。”

李乾未语,将信放下。

宋文柏细细思量了一会,又道:“就算唐盛祁急于求成,也不至挑洛中那个烂摊子,定然是……”

他说着,一脸惊觉地看向李乾。

李乾一脸堂正地点首,“我原以为得耗上半年,倒是意料之外。”

宋文柏眼下全明了,此番既是将唐盛祁调离,又能将岌岌可危的唐家扶上一把,顺带还给他记上了一功。

听上去,千好万好,这背地里李乾肯定是花了心血的。

他膛目,思及他为了唐咏宁做的那些事,倒也见怪不怪了,“怪不得如此顺利,你查此案,费了不少功夫吧?”

“还好。”李乾四两拨千斤道。

宋文柏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头,“只怕唐大人回来后,见自家女儿成了一捧枯骨,指不定该如何伤心。”

李乾缄默无言。

等他办完差从翰林院出来时,已是月上树梢。

他脚步刚跨进暖芷轩,见波光粼粼的池塘边,一个纤瘦碧影静立,正仰头望着天际,雪肌纤腰,甚是可人。

他停下脚步看了一会,方才缓缓走近。

唐咏宁正怔怔出神,忽地单薄的身子被人用鹤氅裹紧,这熟悉的气息,她一回头,果真见男人就站在自己身后。

“不知道外头冷吗?”他板着脸,语调严厉。

“方才还未起风的。”

唐咏宁将头埋低了说,颇有几分娇憨。

李乾不知怎的,心情极好的笑了笑,转身进屋。

唐咏宁看着前面阴晴不定的人,忙小步跟上。

屋内半燃着香,李乾没在意的问,“怎么用起了香?”

唐咏宁正踮脚将他的鹤氅挂到衣架子上,手上一顿,“早前觉得屋子闷沉,就点起了香,你不喜吗?”

见她一脸小心翼翼的问,他几分不忍,“倒没有,你喜欢就成。”

唐咏宁心上舒了舒,“二爷晚膳用过了吗?”

经她了解,李乾一旦案牍劳形起来,是时常忘记吃饭的。

“用过了。”

见罗汉床的雕花楠木桌几上摆着书册子,他手上挑起一本,翻了翻页。

唐咏宁小声道:“那是我打发时间看的。”

“在府里呆着无聊?”他放下书,抬眸问她。

唐咏宁半倾着身子剪烛,以为他又想起那日自己跑出去的事,忙道:“也不会,从前在家中也是这般过的。”

“明日我带你出府要不要?”他忽然说了一句。

唐咏宁杏眸微亮,放下剪子主动走他身边,“可以吗?”

皎洁月色透过窗户照进屋内,她周身都似镀上了一碎光,柳眉娇靥。

李乾含笑揽住她的腰身,将人圈在怀里,“我带你出去就可以。”

她笑吟吟地眨了眨眸,双臂讨好地勾住男人修长的脖子。

他抬手摩挲着她的耳垂,她怕痒,眼下腰被束着,只能把脑袋往后缩了缩。

“别碰那…别…”

娇声颤颤,似那夜求饶般动人心弦。

他笑了笑,恶趣味地逗着人,“别碰哪?”

唐咏宁恼羞偏过头,“耳朵。”

他放过她的耳垂,移向别处,“怎么久了,还难受吗?”

察觉到男人的手缓缓向下,探进她的裙裾。

她歪着首,心惊地推了他一把,“二爷,我癸水来了。”

李乾手上一顿,脸上几分无奈,他好不容易得空了,这般不巧。

他不舍地抽回了手,将人抱在怀里。

两人盖着被子老实地过了一夜,翌日醒来,用过早膳,李乾见时辰差不多了,便让人准备马车。

李乾没乘府中那几辆奢华的,反倒让人备了一辆平日婆子们出城采买物件的马车。

唐咏宁坐在马车上,素手挑开了一条帘缝朝外望去。

街上繁华,一阵袅袅缭绕的烟火气扑面而来,她不禁深吸了口气。

李乾见她侧着身子,露出白嫩的耳畔,没忍住伸出手去轻揪了揪。

她放下车幔,揉了揉发烫的耳朵,“二爷,我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

眼前的人一笑,眉眼处如沐春风,温然道: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马车停在城门口等了一会,见唐家的马车进了城,李乾吩咐了一声,“跟上去。”

车上的唐咏宁紧张地看着他,是阿爹回来了!

李乾握住她的手心,朝她点了点首。

他们的马车一路跟着,直到在唐府门前停下。

唐盛祁从轿中出来,身边的仆人忙搭手去扶,他鬓发微白,整个人似憔悴了不少,唐咏宁站在不远处,手中绞着帕子,泪盈于睫。

待唐盛祁被人慢慢悠悠地扶进了府,那扇朱红色的大门阖上,唐咏宁方才敛了敛泪,她哽咽问道:“二爷怎么知道我阿爹今日回邵安?”

李乾抬起指腹掠过她温热的泪滴,不愿让她多想,“你忘了,你阿爹此番去洛中,带的是大理寺的人。”

大理寺的宋郎君,素来与他交好。

唐咏宁抬起眼,郑重地朝他屈了一膝,“多谢。”

多谢你肯带我来见阿爹。

李乾欲言又止,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背,柔声道:“现下放心了?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