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偏执仇敌对我居心不良 > 第12章 横祸

第12章 横祸


==第十二章==

前厅,司固萧正端着酒杯四处敬酒,宋文柏带着一群官兵闯进了司府,当即将人扣下。

司父勃然变色,“宋大人,这是作甚!”

宋文柏扬起手,一旁的官兵将杯盏泼到司固萧脸上,手指停在他的下颌处用力一扯,人皮面具被撕开。

众人面上大惊,“这人…这人假冒的!”

“竟不是司五郎!”

宋文柏手执圣旨,声音沉稳有力,犹如一棒子敲在了司家全府上下的脑袋上。

司家夫妇跪地哭泣,霎那间满室喜乐骤停,整个司家悲鸣声荡起,久久未止。

胜兴十一年的深秋,冷得刺人心骨。

远在漠北的探子跑了无数个日夜的马,带来司固萧不幸被俘,投诚漠北的消息。同时,又不知从哪窜出些流言,传秦臻为讨好漠北王,进献了邵安城舆图,裴庆锡便借此上表,说得有鼻有眼。

短短几日,以裴家为首及朝中十几名官员纷纷上书细数秦家十项罪证,连向不过问朝政的太后也劝胜帝重惩。

天子盛怒,伏尸百万,胜帝下令株秦将军三族,司家男子全族夷灭,女眷尽数充入教坊。

司家欺君罔上,李代桃僵的事传遍了整个邵安城,人人都可怜那唐家三姑娘成了司家计谋中的棋子,大婚当日竟要遭此飞来横祸。

……

下了朝,宋文柏和李乾并肩走出了大殿。

宋文柏沉吟道:“陛下是要赶尽杀绝,连日里杀了秦司两家多少人,这几日唐令史称病,闭门不出,虽背地里费了功夫打点,奈何唐家权势不显,唯有唐盛祁和早早远赴岭南上任的唐修靖这两顶乌纱,如今在今风口浪尖上,没人敢出来多说一句,你倒是不心急,难道你会眼睁睁看唐三姑娘成了歌妓,任人肆意凌辱。”

这些话李乾是半点都听不得,眉锋拧了拧,司家做的那些事本就纸包不住火,他不过是使了些手段,提前揭了出来,只是万没想到裴家会横插一脚。

李乾拍了拍宋文柏的肩膀,面上沉静,“有你帮忙的时候。”

宋文柏先是一脸狐疑地看着他,想了想,又急道:“你来真的啊!你我都是混官场的,深知一方势力的陨落势必会有新的取而代之,司秦两家从前死对头可都盯着呢,眼前便有一个裴家,你此刻插手,无异于被人抓住把柄。”

他思了思,不知怎么的,忽然轻笑了一声,“你这话倒也不假,不过…她确是我的逆鳞。”

宋文柏用手拍了拍额头,临走前撂下一句,“我瞧你定是疯了。”

李乾出了宫,上了马车,在车内换下深紫色的官服,命人掉头驶至南街的教坊。

华灯初上之际,南街的教坊成了贵族子弟一响贪欢的好去处。

进了坊内,四周暗香浮动,各色身段娇媚的女子,着蝉翼薄衫,化盈盈楚妆,抚琴弹唱。

许是有人通禀,纪妈妈连忙从厢房出来迎,扭着步子,谄媚笑道:“爷总算来了。”

李乾面色淡淡,“人呢?”

纪妈妈连连叹了几口气,“爷是不知道,那姑娘性子拗得很,一有人踏进她那房里,便哭天喊地的,我实在快没法子。”

李乾朝杜昭使了个眼色,杜昭打开了手上的雕漆红木匣。

纪妈妈登时眼睛一亮,捧着匣子满脸堆笑,“爷放心,我自是让人好生照料的,她是您的人,我绝不叫那些浪荡子碰上她一根头发丝。”

“你明白就好,带我去见她。”李乾迈了迈步子。

纪妈妈喜滋滋领着他到了一间房,好眼色拉着杜昭退下。

他推开了门,走过翠珠帘幕,进了里屋,银烛缭绕,满室馨香,只是一眼望去,那素青色罗帷下竟空无一人。

李乾不免地拢了拢眉心,脚步刚一迈进,躲在屋后的唐咏宁手执剪刀朝他刺了过来。

李乾眼疾手快,一手钳制住锋刃,又想起什么似的,手上褪了力,等唐咏宁反应过来是他时,已经不及收手,剪刀刺中了他的左胸。

“啪”的一声,剪刀摔落地面。

“三姑娘想杀我。”他勾了勾薄唇。

唐咏宁杏眸惊颤,看着眼前触目惊心的殷红,眸子当即湿润。

“我…我不知是你。”

李乾脚下趔趄,眼看就要摔倒,唐咏宁下意识地去扶住他的腰身,女子的力气自是比不得男子,她没能将人扶住,反倒被他的重量带着一同摔倒了地上。

她啜吸了下,抹了抹如雪的面庞,往外轻喊,“来人!”

杜昭正走到楼梯口,听见声音,赶忙闯了进来。

看到地上一把剪刀,二爷捂着伤处,鲜红的血透出指腹渗了出来,而唐咏宁面上泪渍斑斑,这其中发生了什么,不必才也能知。

杜昭当场急了,“三姑娘,你怎么能动手呢,你知道不知道为着你的事,二爷费了多大的劲,你怎么还不识好歹呢!”

寥寥一句话,足以让唐咏宁醍醐灌顶,她被到教坊司这数日,没有挨过饿受过打,还能护得住自己的清白之躯,最难的时候也不过是鸨母的几句讥讽。

原来这一切,都是受了他的庇护。

杜昭还想继续说,李乾咳了两声打断他。

“爷我这就去请大夫。”杜昭回过神,忙道。

李乾瞟了他一眼,“你取个药匣子来。”

杜昭这才心领神会,送了药箱过来,忙退出去,轻阖上门。

纪妈妈听见动静,也着急赶来,“这姑娘又闹了,看我不收拾她。”

说着就要闯进去,杜昭一把将人拦下,“不打紧,我家爷是什么人物,应付得来。”

纪妈妈“哎哟”了一声,“要我说,这姑娘不能惯,我坊里头那些受过调教的姑娘,哪个不是柔顺乖巧,爷让趴着绝不敢躺着。”

杜昭眼珠子一转,二爷费这么大劲也没捞着个好,这鸨母常年混迹风月场所,指不定真能劝得动三姑娘。

“那有劳妈妈多提点些。”

纪妈妈甩了甩帕子,笑道:“客气了”

屋内,唐咏宁捻手捻脚地褪了他的里衣,在伤口处抹上药。

李乾轻“嘶”了一声,她的手似无骨般抖了抖,张皇失措道:“我手重了是吗?”

美人低眉顺目,眼泛泪花,就算疼,他也不忍心叫她知道,“不疼,你继续。”

唐咏宁放轻了动作,取出一段细布替他包扎。

一时间满室阒寂,仅剩两人微薄的呼吸声。

骤然,隔壁房间传来几声窸窸窣窣响动,两人全身皆是一僵,还没来得及缓过来,一声娇嗲声入耳,“轻些……”

相隔厢房内正在倚翠偎红,云雨颠鸾。

李乾在心里低骂了一句,伸出双手拢住她的耳朵。

这大幅度动作,一扯伤口又透出血来。

唐咏宁面上着急,“你…你别乱动。”

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“三姑娘包扎要专心些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