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偏执仇敌对我居心不良 > 第10章 生变

第10章 生变


==第十章==

良久后,他收回了思绪,今生与前世早已迥异,但无论他是李乾还是陆骞,唐咏宁他都要定了。

在司固萧出征几日后,司家便请了媒人上门,唐家收了聘雁,两家的亲事也正经定下。

弹指一挥间,春去秋来,秋风习习。

自打婚事定下后,司唐两家走动频繁了不少,唐盛祁估摸着最迟明年大军回朝,两人的婚事也该办了,特地寻了宫中的嬷嬷来教导唐咏宁礼仪。

唐咏宁烹了一日的茶,胳膊都抬不起来,回了房一个劲的叹气,“若是能不嫁人该多好。”

鸢儿“噗呲”一声,“哪有姑娘家不嫁人的,姑娘还是认真些,前几日前线又来了捷报,指不定还没入冬大军就回邵安了,到时候,喜上加喜,司夫人肯定要张罗着迎姑娘入府的。”

唐咏宁按了按螓首,最近总是觉得心闷。

“近来,可有听说过李乾的消息。”她问。

鸢儿睨了她一眼,“只听说李大人甚受陛下重用,破格提拔,连升三级,还听说怡亲王有意将阡和县主许配给他。”

唐咏宁面上毫无意外,往后他娶了县主,她成了司家妇,两人便再无纠葛,这才该是最圆满的结局。

看出鸢儿面上的不自然,她道:“只是随便问问,你先替我重新梳妆,我同司夫人约好的时辰就要耽搁了。”

鸢儿应下,可还没得及梳头,外院的丫鬟进来传话。

“姑娘,司夫人谴人来说,家里突生急事,叫姑娘不必去了。”

“急事?”她捏着帕子的手紧了紧,“快让人出去打听打听是什么事?”

过了两个时辰,出去打听的下人回来,说是司老太太取了唐咏宁和司固萧的生辰八字寻了大师算卦,结果大师摇头直道两人不合,更甚说司家不日必有大灾,司老太太听完,当即昏了过去。

鸢儿气极,“宁拆十间庙,不毁一桩婚,那道士忒尅毒了,这般说不是成心要毁人姻缘。”

“合八字?先头不是都算过了吗?”唐咏宁狐疑。

小厮回道:“听人说那道士卜卦之术高明,十年前便替司老太太算过,老太太深信不疑,只不过后来离开了邵安,不知怎的这几日又回来了,还让司老太太遇上了。”

唐咏宁想着,司老太太素来笃信卜卦之术,看来两家的婚事是成不了了。

可她未等到司家上门退亲,前线却传来大军遭袭的消息,秦将军兵败被俘,而司校尉所率大军在战中迷失道路,至今下落不明,胜兴帝怒不可遏,下令秦家抄家,听候处置。

一夜之间,昔日风光无限的秦家,成了人人避之不及,肆意唾弃的对象。

院子里的树叶枯黄了一大半,涩涩地落到了地面上,增生了几分萧瑟之意。

秋风乍起,站在屋外的唐咏宁不禁双肩瑟缩,“阿爹在书房议事?”她低问。

“是的,礼部的范大人一早便来了。”鸢儿道。

她思了思,“你去厨房取些酥糕,随我去一趟。”

唐咏宁脚步轻盈地去了书房,房门紧闭,连屋外的下人也全被谴走了。

“范兄,你向来最得陛下的心,你说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屋内唐盛祁紧张道。

范大人叹了一口气,“你别着急,秦家虽抄了家,可还没定罪。”

“姑娘。”鸢儿听见声音,慌张地朝她轻唤了一声。

唐咏宁脚步一顿,朝鸢儿作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
“你的意思是还有变数?”唐盛祁问。

“秦臻是被俘了,具体投没投降还没人知道,若他以身殉国,秦家自然还是那个精忠报国的秦家,我知道你家三娘许了司五郎,如今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,只要那司五郎不被降俘,便无事,要是还能返回到邵安更好,陛下自是会念着他的功劳。”范大人缓道。

听他说完这番话,唐盛祁紧绷的脸上稍稍泄了泄。

“只希望那司五郎不要走了弯路才好。”

范大人抚了抚须,“富贵险中求,若你真的担心,早日悔了这门亲算了。”

司固萧要是回不来,亲事自然作罢,可若他能突出重围,立下功劳,这泼天的富贵可是少不了的。

唐盛祁思量了半晌,低道:“且先等等。”

站在屋外的唐咏宁听了个大概,缓缓舒了一口气,没想到兵败的日子竟比梦中足足提前了这么多,幸好的是司固萧和秦将军还活着,现下也只能盼两人尽快脱险了。

“姑娘,我们回去吧。”鸢儿压低声音,轻扯了扯她的袖口。

她点了点头,回了自己的院子,翻出一袋银子,又搜罗些平日里不常戴的贵重首饰,吩咐道:“你拿这些,让人送去秦府,交给秦姑娘。”

“姑娘…”鸢儿甚是不解,唐家和秦家并无什么交情,何况现在这个节骨眼,哪家不是避着走,姑娘还要帮扶。

她温笑了笑,“无事的,你去外头找个靠谱的人送到秦将军府,别叫人知道是我送的就好。”

那日在司府秦芜帮过她,理应回报一二。

前线迟迟没有消息,司家全府上下都提着一颗心,司老太太更是病得下不了榻,靠着各类补药吊着性命。

这日唐咏宁出门,照常戴着帷帽,在长街一角闲逛,骤然有人驾马狂疾而来,“让开!”

唐咏宁心上大惊,抬眸望去,马背上的人捉襟见肘,整张脸全是血迹,唯一可见的只有那双猩红含戾的眸子。

听见吼声,簇拥着的行人当即散去,鸢儿忙将还怔愣的唐咏宁拉开,“姑娘,你发什么愣!”

看着人策马扬长而去,唐咏宁微眯着眼眸仔细辨认,登时想了起来,那人从身量乃至神情都像极了司固萧身边的随从杨策。

“快,让人跟上去瞧瞧。”她大喊。

马蹄踏踏声在司府门前停下,杨策大吼一声,“不好了!郎君有难!”

话落,整个人从马背上摔了下来。

司府大门一开,小厮慌慌张张地将人抬了进去。

只不过这一声,叫整个邵安城众说纷纭,大抵都是在传司固萧不是被俘,便是战死。

可不到两日,一顶软轿大摇大摆地抬进了邵安城,司固萧回来的消息不胫而走,胜兴帝召司固萧觐见,而入宫的人却成了杨策。

司家对外说司固萧在歇谷关被敌军围困,断粮三日后,杀出重围,只可惜大军覆没,唯剩两人一路辗转回到邵安,而司固萧在途中摔断了腿,这才命杨策入宫代为禀告,胜兴帝感念司固萧英勇,誓不投降,没有治他大不敬,反倒命他好好将养,又接连赏赐了不少珍贵药材。

人人都以为司家此次万幸,司固萧捡回一条命,还得了圣恩,却不知司大人正焦头烂额,想着如何找人以身代替。

三日后,司夫人带着流水般的礼品上门,说要将两人的婚期提前至下月初八,可下月初八,离今天不到十日。

唐咏宁心中疑窦丛生,司固萧才刚回来不久,腿伤未愈,为何这么着急迎娶她入门。

司夫人拉着她的手,哭说家中近来时运不济,司老夫人更是缠绵病榻,这才想大摆婚宴,冲冲喜。

见司夫人哭得气都喘不上来,唐盛祁想着两人的婚事迟早要办,司固萧此番有惊无险,将来定受陛下重用,也就答应了下来。

她的婚事近在眼前,唐府上下忙碌了起来,唐修安咂了咂小嘴,一脸不满,“阿爹干什么非得答应司家,日子怎么赶,我都来不及给阿姊备礼。”

唐咏宁揉了揉他的脑袋瓜,“你要是能用功读书,将来考个进士回来,可比什么贺礼都强。”

唐修安甚是不满意这个姐夫,却又无可奈何,他倒是更喜欢李乾,可自打阿爹拒了嶂园的礼,他连嶂园也不好意思去了。

他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,“阿姊真的喜欢司固萧吗?”

正在低头绣喜帕的唐咏宁闻言手上一顿,怔了一会后道:“阿姊婚事是从前就定下的,你难道忘了吗?”

唐修安捧着脸,幽幽道:“阿姊总是这般,糊里糊涂的,日子都过不明白,以后可怎么办。”

唐咏宁往他脑袋上一个暴栗,“没规矩,回你自己屋里去。”

鸢儿进了屋里来,剪了烛,替她斟了杯茶。

“姑娘还绣吗?天色暗了,伤了眼睛可得不偿失。”

唐咏宁垂眸,看着喜帕上的绣了一半的鸳鸯,“你先去睡吧,我再绣一会。”

屋内,纤细的烛芯摇曳着,她放下手里的帕子,托腮盯着烛火出神,房门突然被推开。

以为是鸢儿去而复返,她忙道:“别催了,我这就歇下。”

门被轻阖上,她蹙了蹙眉,刚转过头,便和来人四目相对,她惊骇,咻地站起身来,声音不禁拔高,“你…你怎么在这里?”

李乾视线扫过她桌面上摆着的喜帕,眼眸当即蹿起一团火,他切齿轻晒,“三姑娘还是安静些,若惊了院子里的人,我看三姑娘还如何欢欢喜喜嫁人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