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逍遥天行录 > 第四十三章 封飞儿的罪行

第四十三章 封飞儿的罪行


“嗯?可以痛快地只管杀人?”

他们点头说是的。

姜烨然忽然有些心动,因为刀锋的升级就需要杀戮,可除了天上人间哪还有地方能给他杀这么多人的机会,他连忙问道:“说说奖励看。”

“杀人最多的前三名就能获得奖励,最少能奖励二十分,并且还会奖励个神秘物品。不过那物品到底是什么,我们也不清楚,赵洪荒先生说对你会很有用。”赵黄解释道。

姜烨然在心里暗暗感叹,这KING先生还真是个武痴,难得在射箭方面碰到个对手,甚至就想着该怎么帮助对手提升实力,来与自己公平对战。以前姜烨然一直觉得这种人不存在的,现在才明白真有这种心境的强者。

姜烨然点头道:“好的,请转告KING先生,我姜烨然会参加的。”

几人连忙与姜烨然道谢告别,只有赵黄的神色一直不太开心。

姜烨然回了庄园一趟,让陈园给赵黄送四万元晶去,这会用掉他所有的存款,但也没办法了,必须赔偿别人。

之后姜烨然又去了训练馆训练,在锻炼之余,还将姜烨然准备参加屠戮盛会的事情与月月和艳艳说了。

听见这话,她俩却是立即脸色一变,惊呼着说姜烨然被骗了,这下要完蛋。

姜烨然听得疑惑,就开口问道:“啥意思,与我说说看。”

“主人……”月月叹气道,“就在今天早晨,有一百个困难级死刑犯被带去了其他地方,据我所知,这些人还没死,只是在为某件事情做准备。”

姜烨然顿时心里一惊,不敢置信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艳艳咬牙道:“主人,屠戮盛会哪里是您这本事能参加的,别说那四个参赛者,关是困难级的死刑犯,您知道有多难对付吗?这是有人要害您啊!”

困难级死刑犯,是天上人间在全国各地抓捕的邪修,大多作恶多端,与姜烨然先前拿来练手的三个死刑犯简直天壤之别,绝没有一个是不好惹。

“以前也举办过这样的屠戮盛会,当死刑犯太多不够处理的时候,就会举行屠戮盛会……”艳艳说道,“通常参加这种比赛的都是七级战神,先生,怎么您一个五级战神也要凑热闹。”

姜烨然心里也听得十分疑惑,既然这件屠戮盛会这么困难,那为什么要让他参加呢?

说实话,姜烨然感觉KING并不是那样的人。若是他要害自己,当初完全可以一箭射死他的,但他没这么做。如果KING真要杀姜烨然,有这么难吗?

那这件事情就变得有点奇怪了,但姜烨然已经答应下来,就只能顺其自然。

等姜烨然训练完毕,疲惫地回到庄园里,才刚进大宅子的门,就看见一众女佣正跪在地上,颇为恭敬地对姜烨然说道:“主人,欢迎回来。”

啊咧?

这是怎么回事?

姜烨然百般不得其解地回到椅子上坐着,这时候他还不敢叫她们起来,因为人在遇见未知的事情时难免会不知所措。

而陈园等人正坐在桌子侧面等姜烨然,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尴尬。姜烨然正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,忽然走廊那边传来颇为欢快的脚步声。姜烨然疑惑地转头看去,却看见封飞儿正穿着一身女仆装,甚是开心地朝他走来。

这是干什么?吃错药了?

陈园小声道:“姜哥,封姐说要报答你不杀之恩,所以她决定要更好地服侍你。正好她说你缺少个女佣,就让她来做你的女佣。这几个女佣因为昨天的暴力事件,现在非常听封姐的话。”

姜烨然一听感觉还不错啊,在天上人间的日子本来就挺无聊,对他来说,这个大宅子里的人就是大家庭一样,要是大家经常会发生有意思的事情,那还挺好的。

封飞儿手上捧着一个托盘,托盘上是一杯柠檬水。她将柠檬水放在姜烨然面前,随后温柔地笑道:“主人,欢迎您回来。请问饿了吗?那您是要先吃饭,还是先洗澡,还是先……吃,掉,我?”

姜烨然尴尬地咳嗽一声,随后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的女佣啊,那我想先吃饭,肚子挺饿的,有什么吃的吗?”

“为什么不先吃掉我呢?”她嘻嘻笑道。

姜烨然摇头道:“不,我目前只想吃正常的饭菜。”

封飞儿轻声而温柔地说道:“因为主人对女人没兴趣吗?其实我们都已经发现了呢,您不用太难过,若是......你有那龙阳之好,我可以让陈园来服侍你的。”

“啊?你这大妹子在说什么东西啊?”姜烨然惊得心里一跳,不敢置信地问道。

封飞儿嬉笑道:“当初我手下的那个姑娘,已经将您压根没碰她,还让她假装做了很久的事情告诉我了。”

这女人是不是疯了!为什么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!

姜烨然看了看身边脸色平常却有些尴尬的人们,咬牙道:“那你们……也都觉得我对女人没兴趣?”

陈园小声道:“姜哥,别放在心上,我觉得这癖好没什么不好,所谓建安风骨,魏武遗风,在国外,好多人都是同性恋的,所以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。”

“神他妈建安风骨,魏武遗风,这是一个意思吗!?”姜烨然激动道。

“对啊姜哥,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医生。”

“姜哥,请务必鼓起勇气来。”

“主人您看,这么多人支持您呢……”封飞儿将手放在姜烨然的肩膀上,她小声呢喃道,“没关系的主人,我会很努力服侍您的。一会儿我帮主人洗澡好不好,会是很棒的洗澡哦。保证让主人重新爱上女人的滋味!”

这完全不是正常的女佣啊!

姜烨然抓住封飞儿的手,将她扯到了走廊里,咬着牙小声说道:“搞我是吧?你这是干嘛呢,是不是脑子傻了?”

见姜烨然这么凶悍,封飞儿有点害怕地说道:“我看你平时不怎么接近女人,以为你肯定是因为这方面的问题产生了自卑的心理,我想帮你好嘛。”

“那你告诉大家是几个意思啊……”姜烨然没好气道,“你就放心吧,我不是对女人没兴趣,我也不是个死基佬,我根本没想过要治疗,因为我是个正常男人啊。”

封飞儿不太开心地说了句哦,然后拉着姜烨然让他赶紧吃饭。姜烨然越看越觉得封飞儿性格有点怪,怎么感觉她越来越依赖自己了,上次就觉得不对劲。

等吃过饭后,封飞儿就跑去帮姜烨然放热水,还说要帮姜烨然搓背。在姜烨然无数次的拒绝下,她终于不开心地说帮姜烨然去拿浴袍。

等姜烨然洗了个热水澡出来,封飞儿正坐在床边,说要帮姜烨然按摩。姜烨然无奈道:“你到底为啥忽然变成这样?”

“没为什么啊,就是觉得你很好,想一直跟着你……”封飞儿认真道,“而且觉得你越来越好了。”

姜烨然无奈地趴在床上,她立即就帮姜烨然按摩肩膀。姜烨然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地问道:“你说想一直跟着我,那你家人怎么办?”

“不管他们咯……”封飞儿笑吟吟道,“跟你在一起最好了。”

姜烨然总觉得……封飞儿性格变得很快,感觉怪怪的,越来越依赖人,而且还学会了撒娇。

因为怕封飞儿乱来,姜烨然很快就将她赶出了房间,随后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情。

屠戮盛会,真的有什么阴谋吗?姜烨然倒是觉得,这是一个补充刀锋猎杀人头的好时机。

当第二天早上起来,封飞儿已经准备好了早餐。姜烨然又是在一种奇怪的氛围下把早餐吃了,她很认真地帮姜烨然穿好西装,还整理了十几次,弄得姜烨然感觉受宠若惊。

来到训练馆,月月和艳艳已经帮姜烨然弄来了死刑犯的资料们。上面有说他们犯下的死罪是什么,也有说明这些人的能耐,全都是那一百个困难级死刑犯的资料。

姜烨然看着这些人犯下的罪行,忽然就想起了封飞儿,随后问道:“能帮姜烨然搜集一下奴隶的资料吗?”

“可以的……”月月笑道,“不过前提是您自己的奴隶,如果是您的奴隶,那任何天上人间有的资料都能弄来。”

姜烨然点头道:“好,那帮我将封飞儿的资料弄来下。”

月月连忙就去找资料了,姜烨然躺在床上看着死刑犯们的资料。

这一百个死刑犯里,姜烨然认为的坏人还挺多的,杀起来估计也不会有多少罪恶感。等十几分钟后,月月回来了。她将一张资料放在姜烨然面前,笑吟吟地说道:“这就是封飞儿的资料。”

“嗯。”

姜烨然疑惑地看起了上面的资料。

封飞儿,华夏人,出生于九八年,是苏省人,曾是异人组织天云山的成员。

被判罪名:虐杀婴儿。

嗯!?

姜烨然不敢置信地坐直了身子,认真地看着上面的资料,满心都是不敢置信。

这上面说得很清楚,在半年前,封飞儿将同门师兄弟们的五十二个婴儿进行虐杀。其中有三十个婴儿被丢进洗衣机里搅成肉泥,十个婴儿被活生生扯断脖子,剩余的婴儿被肢解。这犯罪行为十分血腥,甚至还将不同的婴儿身体缝合在一起组成个全新的身体。

这……怎么可能。

姜烨然用力地摇了摇脑袋,说真心话,打死他也不相信封飞儿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。而且……为什么没被判死刑?

姜烨然继续往下看,才得知天云山是苏省的一个小门派,全部成员也不过一百多人。

封飞儿的当时是天云山的主管,应该是看在这层关系上,封飞儿才没有被判死刑,但却被流放到罪恶之地待二十年!而且上面说得很清楚,五年之内,不允许封飞儿购买前往天上人间的门票!

姜烨然只觉得脑袋轰得一下,简直要炸裂开来。

封飞儿犯下的罪行,竟然如此令人发指!?

怎么可能!

姜烨然完全不会相信,哪怕是用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,姜烨然也绝对不会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一切!

在姜烨然的印象中,封飞儿绝对不是这种人,虽然说姜烨然没见识过她的全部,但做人有一种东西,哪怕是不曾经历过,也是能看出来的。

那就是基本的人格。

这是最为重要的,就是所谓的基本人格,姜烨然根本不相信封飞儿会有如此崩坏的人格。

姜烨然咬牙道:“这绝对不会是封飞儿做的,我需要你们多帮忙搜集点资料,将封飞儿所有的资料都弄来。”

“怎么了?”月月疑惑地问道。

姜烨然摇头道:“这资料绝对不是真实的,封飞儿完全不像是这种性格。我很了解她,虽然在罪恶之地的时候是个颇为凶狠的女人,但不会做这种事情,我甚至怀疑有可能是被人诬陷。”

“那也不一定,有些人就是隐藏得很深,或者头脑一热就做出这种事了……”艳艳小声说道,“就好像以前我们有个同事,是个男的,叫张鑫,为人也特别好,经常照顾我们。谁要是生病了,他还跑去买药,我们一直都叫他鑫哥,之后那鑫哥有一天要离开了。他要离开的事情跟谁都没说,反而在离开前一天,他跟所有人都借了钱,因为关系很好,大家也都借了。等他离开当天,还将他宿舍里所有人的手机都偷走了。”

姜烨然听得楞了一下,下意识问道:“那他现在呢?”

“没人找到他,藏得很厉害。”艳艳叹气道。

姜烨然皱起眉头,随后摇头道:“总之我不管别人怎么样,我反正很相信封飞儿,麻烦将她所有的资料都拿来。对是来说,她相当于是我的人,我不想让她就这么蒙受冤屈。”

“如果您非常认为这是冤屈,那我们也没办法,我现在就去拿资料。”艳艳说道。

姜烨然嗯了一声,随后继续认真地看着资料。

资料上说,封飞儿在五岁就加入了天云山,另外她有个妹妹,名为封佳儿,比她要小五岁。

封佳儿天赋很强,再加上姐姐封飞儿又是主管,所以妹妹封佳儿也被破格提拔了。

等一下。

破格提拔?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要提拔就提拔,干嘛加上破格两个字,弄得这么不情不愿?姜烨然觉得这句话里有奇怪。

两人拜的师傅倒是一般般,封佳儿很快就超过了自己的师傅,成为了三流高手。三流高手这个等级,在天云山总部都是已经有点实力的人了,所以封佳儿被提拔成为天云山某一小队的队长。

就是在封飞儿成为主管一年后,发生了这件惨案,据说在姐姐封飞儿被审判一直到来罪恶之地,妹妹封佳儿都没来看过她一眼。

半小时后,艳艳很快就将封飞儿最详细的资料弄来了。她说这是最详细的资料,甚至还问过了华夏苏省那边的人。

姜烨然翻开资料,顿时看见了不敢置信的信息。

这资料上说,封飞儿和封佳儿俩姐妹,是以孤儿的身份进入天云山的,原本两人来自于一个更小的组织五菩提。

“五菩提是什么?”姜烨然下意识问道。

月月解释道:“在东那苏省一片,佛教是比较流行的,也有许多佛教组织。五菩提就是其中一个小组织,但在封飞儿五岁时,五菩提就被天云山灭了。我记得是因为那时候天云山想要扩张地盘,但最后还是失败了。不过,五菩提作为小组织,只剩下封飞儿姐妹两个遗孤。”

“和尚也会有孩子?”姜烨然惊愕道。

“收养的。”

姜烨然点点头,继续看着资料。根据苏省那边人的回忆说,封飞儿姐妹当初经常被欺负,甚至连吃饭都吃不饱。每次封飞儿都会将自己的食物偷偷留给封佳儿,让她多吃一点,姐妹俩的感情一直都很好。

这就怪了。

那封佳儿为什么连看都不看姐姐封飞儿一眼?

如果感情真这么深厚,就算封飞儿犯下了滔天罪孽,做妹妹的难免会心里痛苦,不会这么容易就断绝姐妹关系。

月月这时候小声说道:“死亡的婴儿里,也有封佳儿的女儿。”

“嗯?”

姜烨然皱起眉头,如果封佳儿的女儿也在里面,那她对姐姐封飞儿的行为还情有可原。但问题是,封飞儿又不是脑子发神经了,她干嘛杀死自己的侄女?

姜烨然深深吸了一口气,揉着太阳穴细细想着,这其中疑点太多,封飞儿杀人的动机就让人觉得莫名其妙。

月月体贴地给姜烨然递来一根棒棒糖,她小声说道:“主人,看出什么来了吗?”

“一个女孩,忽然神经发作杀了许多婴儿和自己的侄女,简直让人觉得莫名其妙,动机在哪儿,我只问个动机是什么,估计就没人能回答出来……”姜烨然咬牙道,“不可能是神经病的行为,因为作案实在太过冷静血腥,神经病可办不到。而且这资料上说得很清楚,封飞儿并没有与天云山的人产生过较大的纠纷。”

月月轻声道:“别想太多了,如果想让她说实话,找人帮忙不就行了?”

“找人帮忙?”姜烨然疑惑道,“这种事情,该怎么找人帮忙。”

艳艳笑道:“这儿毕竟是罪恶之地,能人异士的数量自然很多。在娱乐区上有个地方叫真话馆,是给富豪们玩的。那里有个神秘的老太婆,她可以利用特殊的手段让人说实话。这样一来,富豪的二奶妻子们就会诚实地说出任何不轨行为,但是收费挺高。”

姜烨然站起身说道:“没事,收费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去,我现在就去看看。”

看姜烨然这么坚持,月月和艳艳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其实姜烨然不是焦急,而是他的内心无法忍受。

他无法忍受自己重视的伙伴是这种人!

偏偏姜烨然不相信封飞儿是这样的人!

姜烨然急匆匆赶回家,正好看见封飞儿几人在泳池那边玩耍。见到姜烨然回来,封飞儿连忙从游泳池里爬出来,她担忧地跟姜烨然问道:“怎么了,在训练馆被欺负了,所以早点回来吗?”

“你去把泳装换下来,跟我去一趟娱乐区。”姜烨然说道。

封飞儿并没有问为什么,而是乖巧地说道:“好的,那我现在就去。”

看着她颇为欢快的脚步,姜烨然心里忍不住暗暗沉思。

之所以这么依赖自己,是因为和唯一的妹妹断绝了关系,使得她无处可去吗?

流放二十年,而且前五年不能购买天上人间的门票。这要不是因为他姜烨然,封飞儿肯定会死,没人能一直在罪恶之地待五年时间。

封飞儿很快就换好了衣服下来,应该是不敢让姜烨然久等,头发还湿漉漉的。姜烨然原本想让她吹下头发再出门,但真是有些等不及了,便拉住她的手,朝着外面快步走去。

封飞儿跟在姜烨然身后,她突然有些脸红地问道:“到底要去哪儿,这么急切需要我,是想去开房吗?不太好吧,你如果实在想要,先去买个套套,我...我过两天...要来姨妈了......”

“说什么,你别瞎想,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。”姜烨然平静道。

封飞儿小声地哦了一句,等他们来到真话馆,她疑惑地看了看招牌,说这是什么地方呀。

姜烨然没解释,带着封飞儿走了进去。

真话馆里非常黑暗,有个老太婆正坐在一个木质柜台后面,她沙哑地说了句欢迎光临,姜烨然说想请她让自己身旁的这个女人说真话。

老太婆忽然拿出瓶奇怪的紫色液体抹在自己眼皮上,随后看了封飞儿一眼,淡然说道:“两千元晶。”

姜烨然点点头,随后拿出两百个元晶放在桌上,因为他是天上人间强者,并不是天上人间富豪,任何消费都可以打一折。

封飞儿似乎有些不安,她轻轻抓住姜烨然的手,她小声道:“不知道怎么的,我忽然很害怕,烨然,我想回去,我们回去好不好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