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逍遥天行录 > 第四十二章 暴打

第四十二章 暴打


  姜烨然尴尬地笑了笑,随后道:“红姨,我这修为突破到三流高手巅峰已经好久了,这么久也不知道该怎么突破到二流高手的层次,总感觉差了点什么,您能跟我说说吗?”

  “我就知道肯定有目的……”胭脂红点燃了烟,颇为妩媚地说道,“想知道呀?”

  姜烨然连忙点头,这等级提升实在是他的一个心病,要是之前在对战季晨亮的时候他有二流高手级别的战力,虽然改变不了战败的结局,但肯定不会被揍的那么惨,所以他恨不得赶紧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能提升。

  胭脂红笑道:“与你说说也无妨,不过每个人走的路子都不一样,所以我也只能跟你讲讲我自己的心得。像吸收你能量的那位云大人,她修炼就需要吸收各种精粹的能量。而我之所以被称为胭脂龙,被叫做南方首恶,与我行恶事修炼有关。”

  “行恶事?那不是邪修?”姜烨然惊讶道。

  她认真道:“是啊,那又怎么样,我可是吃人不吐骨头,能止小儿夜啼的存在。而我修炼,也靠着这种契机。”

  契机?

  姜烨然被弄得莫名其妙,下意识问道:“什么契机?”

  胭脂红笑吟吟地说道:“那自然……就是变为恶人的契机了。”



胭脂红的话,姜烨然并没有理解她的深意。他发现大人物就是这样,说话喜欢说一半藏一半,显得自己很厉害似的。

  这是真的,姜烨然特别讨厌这些大人物说话的语气。他们老喜欢说一段让人半懂不懂的话,剩下的让人自己去领悟。那还不如不说呢,辛辛苦苦就是想知道个答案,结果整得这么莫名其妙。这些大人物以为自己很有格调,其实在姜烨然看来,就是脑残。

  当然,姜烨然可不敢当面将这种话说给胭脂红听,估计红姨听了会满脸微笑地把他给宰了喂狗。

  当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,姜烨然满怀期待地将木盒打开,融合完成的刀正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,而原本那魔刀的刀锋,已经换上了新的刀锋。

  这把被老爸珍藏的刀,到底是有多么强的威力呢,真让人期待。

  姜烨然兴奋地告别了胭脂红,随后就回了自己的庄园。夜晚的庄园依然灯火通明,在天上人间是不需要交水电费的,所以平日里他们的生活用度都是很奢侈地在用。

  可刚走到楼下,姜烨然就听见楼上传来了争吵声,他疑惑地走上楼,却看见有两个女人正扭打在一起,顿时姜烨然就愣住了。

  这不是女佣和封飞儿吗!

  也不对,这不能叫扭打,应该是说女佣被封飞儿给暴打。

  封飞儿毕竟也是罪恶之地出来的,打架能耐肯定比普通的女人要好,再加上她精神系异能者的身份。这女佣被封飞儿压在身下一顿暴揍,甚至衣服都被打破了。漂亮的女仆装已经破了好多个大口子,而封飞儿此时根本就不知道停手,还疯狂地扯着女佣的衣服。

  很快女佣的脸已经被打肿了,她哭着捂住自己的胸以免春光外泄,陈园等几个男人就在旁边不知所措地看着,也不劝架。

  封飞儿看见姜烨然回来了,她对姜烨然笑道:“主人,你回来了啊,要我去给你倒杯水吗?”

  她一边说着,一边忽然大力扯了下衣服,将那女仆装连同里面的内衣彻底撕毁了。

  姜烨然尴尬地站在一旁想问话,而封飞儿却仿佛当他们不存在,她甚至抓住那女佣的内裤用力一扯,女佣的哭声顿时如同杀猪般惨烈。

  “先别打了……到底咋回事啊?”

  姜烨然眼看这女孩子家家的,连内衣内裤都被人扯掉了,这时候当然不能啥话都不说。

  封飞儿抓住女佣的头发,微笑道:“等一下,你刚回来肯定累坏了,我等会儿去帮你放洗澡水。有没有在外面吃?没吃的话,我去弄点吃的给你。”

  “啊?谢谢。”

  看着明明手上如此暴力的封飞儿,脸上却对自己露出了猫咪般顺从的微笑,姜烨然有千言万语想问,却只能吞进肚子里不说话。

  而那个被封飞儿抓着头发的女佣哭泣不止,她歇斯底里地对姜烨然喊道:“主人,救我,救我......”

  人家都喊救命了,姜烨然只能暂时先不顾封飞儿的感受,抓住了她的手,小声说道:“飞儿,好端端的干嘛打架呢,先跟我说说呗。好歹......好歹我也是......也是这个庄园的主人不是?”

  “你还真是第一次在我们面前说自己是主人呢,挺可爱的......”封飞儿笑吟吟地踮起脚,姜烨然还没反应过来,她就亲了一下姜烨然的额头,这情况吓得姜烨然浑身一抖,手也不自觉松开了。

  封飞儿这时候扯着女佣走到楼梯边,忽然就很暴力地直接将她从楼上丢了下去。顿时传来啪的一声,那女佣的哭声更加凄厉。幸好这是二楼,否则她可要被摔死。

  姜烨然哆哆嗦嗦地走到陈园几人的身边,用纸巾擦着额头,小声说道:“咋回事啊,这是平时的封飞儿吗?难道她跟你一样有精神分裂症?就刚才亲我额头那一下,我吓得腿都发软了,真的。”

  “不止是你啊……”陈园尴尬道,“我们也是被吓坏了。刚才封姐忽然问我饿不饿,要不要吃东西,说她帮我去弄一点。”

  “还有我,其实今天正好是我的生日,封姐突然抱了我一下,跟我说生日快乐。”

  “你们这不算什么,我的最可怕好吗?她刚才居然拍了一下我的屁股,说小伙子身材不错。”

  有问题,绝对有问题。

  封飞儿虽然性格是有点温柔的,但她不可避免地有一些暴力因素,也不会温柔到太可怕的程度。

  可现在人家一边暴打女佣,一边还很温柔地对他们做这些事情,简直让人心里发毛。

  其余几个女佣都是有些害怕地站在墙角,此时姜烨然听见门口那边传来声响,就通过窗户往外边看。只见那女佣衣服已经被封飞儿扒光了,她被封飞儿打得滚在了外面的大街上,人们都好奇地过来看情况。

  也不知道封飞儿跟路人们说了些什么,只见一丝不挂的女佣哭泣着被几个男人拖走了,估计下场不会好。

  姜烨然小声道:“到底咋回事啊?”

  “该怎么说呢……”陈园吞了口唾沫,认真道,“那女佣把封姐彻底惹毛了。”

  经过陈园的诉说,姜烨然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  原来在晚上时,有几个天上人间的主人来拜访姜烨然,但那时候姜烨然正好不在。

  正好,这几个强者看上封飞儿了,就跟那女佣说挺喜欢封飞儿。天上人间本就有分享奴隶的规矩,那女佣虽然平时看姜烨然对奴隶挺好,但觉得奴隶就是奴隶,随后一本正经地命令封飞儿去洗个澡。

  封飞儿那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,她觉得莫名其妙。但女佣的身份本来就是比较微妙的,因为她们不但是姜烨然的女佣,同时还是天上人间的人。所以封飞儿还以为有啥安排,就乖乖地去洗澡了。

  结果,正在封飞儿洗澡的时候,女佣带着那几个强者走进了封飞儿的房间,还一脸谄媚地给几个强者端茶送水,照顾得无微不至。当封飞儿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,差点就被几个强者给拖到床上去了。

  紧急危难之下,封飞儿用异能防卫,还把一把匕首刺进了一个强者的眼睛,那几个人终于慌神,也没时间管封飞儿,立即带那强者去医院了。而女佣看见这情况,竟然大声斥责封飞儿惹了麻烦,一副高傲的样子,还说等姜烨然回来之后,肯定会好好地教训封飞儿。

  于是乎,封飞儿暴怒了,那强者好像是有五个人,所以封飞儿说你想让老娘被五人斩,老娘就要让你被百人斩。

  现在情况很明显,女佣被几个男人拖走了,很可能真要被百人斩。姜烨然估计按照天上人间的规矩,这女佣可能回不来了,也许会死在天上人间的某张床上。

  姜烨然算是明白了,难怪封飞儿会这么愤怒,好不容易从罪恶之地那地方逃出来了,现在却忽然要她作为奴隶去接待男人,她肯定会生气。

  陈园说完后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姜烨然,小声说道:“然哥,这是后来人家强者送来的赔偿单,您看一下。”

  姜烨然打开赔偿单,顿时就愣住了。

  “尊敬的姜烨然先生:

  您好。

  鉴于您的女奴隶封飞儿无缘无故伤害了天上人间战神强者赵黄,导致赵黄失去了他的左眼。现在赵黄对您提出赔偿,希望您能杀死封飞儿作为补偿,另外赔偿五万元晶。请于明天早晨八点来天上人间娱乐街审判院,将事情协商好。”

  姜烨然叹了口气,将这相当于法院传票的纸条收进口袋。

  正在这时,姜烨然听见走廊外面传来了一声叫喊:“主人,来一趟我房间。”

  是封飞儿。

  姜烨然无奈地走到了封飞儿的房间门口,等推门进去后,姜烨然看见封飞儿正穿着一身白裙跪在地上,双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。而她下面铺着一片白浴巾,前面还放着把长刀。

  姜烨然看见这场景,顿时无奈地说道:“大姐,你现在是想怎样?”

  “这次是我太冲动,给你惹了麻烦……”封飞儿认真道,“现在人家提出了赔偿,我吃你的住你的,还给你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。你现在可以砍下我的脑袋,然后送去给他们做赔偿。”

  “别跟我开玩笑了。”

  姜烨然叹口气,直接疲惫地趴在床上,轻声说道:“我今天真的是累坏了,快帮我按摩按摩。”

  “嗯。是你决定不杀我的,你不能反悔。”

  封飞儿说了一声,随后也爬上床,很细心地替姜烨然按摩。虽然按摩很舒服,但姜烨然脑子里一直在想五万元晶的赔偿。

  五万元晶,那是什么概念。

  这明摆着就是要现金,想要姜烨然赔偿他二百五十万元。

  姜烨然揉了揉脑袋,叹气连连,一个眼珠子居然要他陪二百五十万,心里怎么想都不太舒服,最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  等姜烨然醒来时,床上已经放了一套干净的西装,封飞儿已经不见踪影。等姜烨然出去后,看见她正在帮自己准备早餐。

  姜烨然心烦意乱地吃过早餐,随后来到了娱乐街的审判院。这相当于是个小法院,毕竟天上人间就这么小一个地方。

  当他走进审判院后,就看见有几个人正坐在里面,其中一人脸上正蒙着纱布,用独眼很是憎恨地看着姜烨然,估计就是那个赵黄了。

  姜烨然也坐在了其中一把空椅子上,等他坐下后,坐在主位的一个男人朗声道:“姜烨然先生,昨天的信您已经看过了,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  姜烨然尴尬道: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奴隶不好,其实她是不接客的,说到底还是我那女佣不够合格,我已经将她处理了。赔偿金额我会想办法,那个……我请问一下,能不杀我的奴隶封飞儿吗?我可以多给点钱。”

  人们都是楞了一下,那男人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宁愿提高赔偿,也不愿意杀封飞儿来赔罪?”

  姜烨然点头道:“对,差不多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不行!”

  赵黄一拍桌子,他愤怒地骂道:“必须杀,这件事情我是很无辜的,你们想想,我又没做错什么,凭啥要受这份委屈,必须杀了封飞儿才能解气!”

  虽然这个赵黄现在说的话,让姜烨然很想一巴掌拍死他,但他知道做人要讲道理,这次的事情赵黄等人还真没有犯错,起码在这天上人间,他们还真没犯错。

  为什么?因为道理在他们那边。

  这几个人来拜访他,是对他姜烨然的客气和尊重。他们会看上封飞儿,想要封飞儿陪 睡是正常的,因为这里是天上人间。有句话叫入乡随俗,这本就是天上人间的规矩,赵黄等人又不知道姜烨然是怎么对待封飞儿的。

  若是那时候姜烨然在场,与赵黄等人说一下的话,他们也许就会放弃了。毕竟要尊重别人,如果姜烨然是不愿意的,那他们也会觉得没什么,一个好看的奴隶而已,不睡就不睡。

  可问题就在于,这件事情确实是姜烨然这边的问题。姜烨然的女佣自作主张,将封飞儿送给他们了,导致双方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动起了手。

  最后,酿成了这个悲剧。

  见姜烨然的理由有些奇怪,那也许是审判长的男人说道:“姜烨然先生,我对你提出的条件感到很惊讶,希望你能仔细地说说。”

  姜烨然解释道:“其实是这样的,封飞儿虽然名义上是我的奴隶,但我们是生死战友之情。有件事情你们并不知道,封飞儿的赎身费是七百元晶,当初我在罪恶之地拼死拼活凑到了足够的元晶,将她给赎了出来。而她也给了我许多的帮助,否则我可能还在罪恶之地里,甚至可能……不在人世。”

  “但你的女佣并没有与我们说明情况……”赵黄咬牙道,“要是她与我说明了情况,那我可以不睡嘛,我也不是完全精 虫上脑的蠢货。就是因为你管理不到位,才会害我的眼睛瞎了,我感到不能容忍。”

  姜烨然诚恳道:“赵黄先生,这确实是我管理不够到位,是我的错,我也不知道那女佣会自作主张。就在昨晚,那女佣被封飞儿暴打一顿送给其他男人了,按照天上人间的情况,估计她也活不下去。我希望这件事情能用更加友好的方式解决,我再次向赵黄先生表达我的歉意。而赔偿的事情,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决。”

  赵黄坐在旁边,他摸着自己的眼睛,咬牙道:“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给你回答,毕竟这件事情是发生在我身上,我的心情非常乱。”

  姜烨然点头说他明白,也不奢望他能完全原谅自己。

  审判长这时候让姜烨然和赵黄先平静一下,他给两人分别递来烟,自己点燃一根后,抽着烟说道:“这件事情的主要缘故,其实就是奴隶伤人。但既然姜烨然先生说那是他的生死战友,那么其实双方都是有错的,不过主要问题在于姜烨然先生没能管教好自己的女佣,当然,这也是天上人间的问题。因为每一个女佣,都是天上人间为你们挑选的,所以作为天上人间执法者,我认为天上人间方面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  姜烨然和赵黄都是看向了审判长,他应该是准备宣判了,此时他正要说话,忽然又转过头看向赵黄问道:“赵黄先生,你是否还坚持杀死封飞儿?”

  赵黄仔细想了想,随后摇头道:“人家都说了,那只是名义上的奴隶,与他是生死战友。只是想到因为个无能的女佣失去了眼睛,我心情很烦躁。”

  “好的,那么便不坚持杀死封飞儿……”审判长点头道,“那么将赔偿金额提升到六万元晶,因为姜烨然先生与天上人间是主要过错方,所以我认为,应该让姜烨然先生赔偿四万元晶。剩余的两万元晶,会由天上人间来支付,你们有异议吗?”

  姜烨然摇头道:“我没异议。”

  赵黄并没有立即给出回答,他静静地抽着烟,等一根烟抽完了,他终于叹口气,说自己没有异议。

  审判长便宣布退庭,姜烨然和赵黄走出了审判院,赵黄等人一直沉默不语。

  姜烨然抓住赵黄的手,诚恳道:“赵黄先生,非常感谢你的谅解,你放心这四万元晶,我还是拿得出来的。这件事情都是我对女佣管教不够严格,还请先生能大人有大量原谅封飞儿。当然,我知道这六万元晶并不足以补偿你的损失,所以这次算我欠你个人情,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我一定会尽力帮忙的。”

  赵黄脸色难看地说道:“其实昨天来拜访你,就是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,谁知道会出这种事情。”

  “嗯?”姜烨然疑惑道,“那么是为了什么来找我呢?”

  赵黄身边的一个男人说道:“姜烨然先生,我们虽然都是天上人间的战神,但却是赵洪荒先生麾下的。你是否还记得,上次盛会时,你与赵洪荒先生比试射箭?”

  姜烨然点头道:“那自然记得,算是我人生中最惊险的事情之一。”

  “赵洪荒先生上次就说过,还想与你比试一次。”

  姜烨然点头道:“对。”

  “与你再比试一次,是赵洪荒先生比较想完成的事情……”赵黄解释道,“正好,赵洪荒先生听说你最近在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,应该是想成为六级战神去参加天上人间总部的甲班选拔赛。但说实话,你现在只是五级战神,恐怕来不及,所以……”

  姜烨然摇头纠正道:“虽然是五级战神,但你们若是现在去训练馆看看,会发现我已经距离六级战神,只差十八分。”

  听见姜烨然这话,他们都是愣了一下。赵黄尴尬道:“原本我们想给你带来个成为六级战神的机会,同时也是能再一次和赵洪荒先生比试的机会。现在看来……你应该可以不依靠我们成为六级战神,真是打扰了,还弄出这么多事情来。”

  “没事,你们说说看,若是有可能的话……”姜烨然想了想,认真地说道,“我还是会试着去做做看。”

  赵黄旁边的一个男人认真道:“就是高层们准备开启一个屠戮盛会,到时候会请五个人来当参赛者,其余人可以买票前来观看。所谓的屠戮省会,就是放一堆死刑犯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,然后交由参赛者去屠杀,到时候有分数奖励和物品奖励。这个名额非常难抢,如果你愿意,赵洪荒先生愿意帮你留一个名额。”

  “嗯?可以痛快地只管杀人?”

  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