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偏执仇敌对我居心不良 > 第47章 表情

第47章 表情


==第四十七章==

她连忙摇头,“不、不是的,那姑娘将事情缘由都同我说了一遍,她身世浮萍,被你所救,又因此同你有了肌肤相触,心生爱慕也无可厚非,既然你已经许诺今后会护着她,那不如为了她寻一门好亲事。”

“肌肤相触?”李乾蹙眉,一脸不明。

以为他是忘了,唐咏宁胸口发酸,提醒道:“我知你是为了救她,可她衣裳不整让你瞧见,你、你还抱了她,又让众多士兵都瞧见了,这对她总是名声有损。”

她攥着裙摆,神色紧张。

“我、我不愿意你收她,可又不能不管她,就想着为她添嫁妆,再寻一位好郎君,保她余生安逸…这样可好?”

她真是下了好大的决心,才一股脑地将话说完。

李乾站在原地愣神看着她,须臾,唇角忍不住的上扬。

“可是心里话。”

她点了点头,“当然是真的,那姑娘身世凄凉,我自然是想帮帮她…”

他视线停在她脸上,朝她缓步走近,将人逼进角落里。

“我是问你,不愿我收她,是心里话吗?”

唐咏宁眼眸闪了闪,低着头道:“昨日我去寻你,见那姑娘扑进了你怀里,我、我心里有些难受。”

男人垂眸,看着她白嫩的耳尖,伸手轻轻一揪。

“然后呢?”

她怕痒地往回缩了缩,她耳根子通红,大着胆子抬起手,指尖落在他的心口处。

“我、我不愿意你有别人,不管是这里,还是别的地方。”

男人低笑了一声,原来她昨日那般反常,竟是因为吃了醋。

唐咏宁因他的笑又羞又窘,他定是嘲笑她天真,他怎么可能因为自己,只取一瓢饮。

李乾忽然大掌扶住她的腰肢,将人提上了一旁沙盘桌上。

唐咏宁吓了一跳,手下意识地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男人喉间轻滚,不打招呼地咬上她的唇。

她杏眸瞪圆,反应过来后,生涩的回应着他。

他的吻炽烈得吓人,搅得她的舌尖一阵酥麻,发出的声响更是羞人,

就在她快窒息之际,男人才恋恋不舍地从她唇上抽开。

他抬手摩挲着她饱满粉润的唇,用自己的额间抵着她,声音低沉沙哑。

“除了三姑娘,我何曾与旁人有过肌肤之亲。”

她一脸懵然,眼尾泛红,不明就里地瞪着他。

男人淡淡一笑,忽然大步朝外而去。

唐咏宁捂着跳动得不成样的心脏,思绪纷乱。

他、他这是何意思?

是答应还是不答应?

李乾传了那日在场的士兵进来,还命令那人将当时的情形照实说出。

“我们一行人是在野林地中遇见那盗匪的,当时听见有人呼救,大人便让我们救下那姑娘,那姑娘……”

李乾曲指置于唇边轻咳了咳,不耐烦的打断道:“说重点。”

士兵一头雾水,不耻下问道:“大人,卑职不明,这……这有何重点?”不就是路过顺便救了位姑娘吗?还得说甚?

他大方地提了一嘴,“那姑娘被救下时,可是衣不蔽体,我可有抱过那姑娘亦或是其他不妥的肢体接触。”

士兵更加不明,脱口而出道:“哪能啊!大人平日里向来不喜女子近,别说抱了,就连根头发丝都没碰到,而且当时虽场面混乱,可那姑娘身上衣物完好无损,何来不妥之事。”

待士兵一口气说完,李乾瞟了唐咏宁一眼。

她先是神情复杂,继而低头垂眸,羞红了脸。

李乾让人退下去,见她头越埋越低,薄唇抑制不住的上扬,“听清楚了?”

她低头,轻啄了啄脑袋,“是我误会你。”

李乾心情愉悦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,神色淡淡。

“旁人说两句你就信了,我就这么不值得你相信?”

苛责的话却染上几分笑意,让人分辨不出他是真恼了,还是在玩笑。

唐咏宁脑袋愈发压低了,吞吞吐吐道:“我、我不知那姑娘竟说了慌,何况昨日我确实见你抱着她,一时误会也是情有可原……”

最后一句话几乎低不可闻。

李乾斟酌半晌,好不容易才开口解释:“倘若我说是她自己扑过来的,你信吗?”

唐咏宁没想过,他竟然会出口解释,略惊讶地抬头望他,一颔首跌进男人漆黑的深眸。

她一时无言,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。

他挑了挑眉梢,起了逗趣她的心思。

“那方才说的话,再说一遍?”

唐咏宁一噎,“什、什么话?”

“你说,你不愿意我有别人,不管是这里,还是别的地方。”他一字不差说出来,手还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。

唐咏宁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,整个背脊都绷直了。

她面上窘红,结巴道:“我、我方才胡乱说的,二爷您先忙,我、我就不扰你公务。”

话落,她捂着双颊逃之夭夭。

看着她灰溜溜的身影,李乾眼底里一片笑意。

他的小姑娘,总算开窍了几分。

唐咏宁出了营帐,还是脸热得不行,忽然肩膀一重,杨甫从后头冒出来,朝她笑道:“小夫人,你这眉稍带笑,可是柳暗花明,误会解除了?”

她摸了摸脸颊,红唇轻扬。

“有这么明显吗?”

杨甫摇了摇头,“非也非也,旁人还没有我这般高深的道行。”

唐咏宁噗嗤一笑,见他背着狩猎的弓箭,“杨先生是准备去打猎了?”

杨甫害了一声,“我这不是想打打牙祭。”

唐咏宁正同他说话,远远瞧见一个鬼祟的身影从暗处闪过。

她眼眸一紧,微眯起眼辨认。

下一刻,她忙朝杨甫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杨甫循着她的视线望过去,见到远处的人。

她眉心骤然一跳,这身形,此人是程修。

唐咏宁朝他比了口形,两人轻手轻脚地跟了过去。

程修走了一会,见四周无人,从笼子中放出了信鸽,又四下张望着离开。

唐咏宁敛目,看着天幕中高飞的白鸽。

“杨先生,你能否将那信鸽射下来?”

杨甫会意,快速抬弓拉箭。

三箭齐发,几根雪白色羽毛在空中漂浮,信鸽从空中坠落而下。

营帐内,洪宗看着那张纸笺,勃然变色。

“这上头写明了我军现下一切部署,这、这真是程修传出去的消息。”

杨甫颔首轻点头,“千真万确,是我和小夫人无意间撞见的。”

洪宗难以置信道:“可他、他跟了我多年。”

见洪宗犹豫,一旁的唐咏宁开口道:“洪大人,你可细想,为何无端端宁军会知我们运粮路线,又能算准我们会停留在那处并暗中偷袭,这一切都太过巧合了。”

洪宗敛目,“我确是怀疑我军中有细作,只是从未怀疑到程修头上。”

自打他入仕,程修便一直跟在他部下,虽不曾立下大功,可多年来做事从未出错,此番运送粮草,他也是一力推荐程修,想为他谋一个好前程。

李乾薄唇轻勾,“既然宁王下了这一步棋,那我们何不将计就计。”

洪宗问了句,“大人的意思?”

“对外传播邵安来信,援兵不能在十五前赶到。”

洪宗顿时心中清明,若是援兵不能及时赶到的消息一传出,势必军心大乱,这消息要是传到敌营,以沈榭这样激进性子,定会借力攻城。

“大人是想借细作的手瓮中捉鳖,可万一援军真的来不了呢?”他担忧道。

李乾颔首,面色淡淡。

“这是时下最好的机会,若错过这个时机,奉南势必不保,”

日渐西山,几人方从营帐中出来。

唐咏宁朝他点了点首,正想独自回营帐,李乾却迈步走到她前面,温声道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她愣了愣,小步跟在他后头,看着眼前宽大的背脊,她不禁琢磨,自打来了奉南,他便觉得李乾奇怪得很,对她的很多小动作都跟失忆前一模一样,难不成是习惯使然?

正想着,男人低唤了一声。

“跟上来。”

两人一路走回了营房,杜昭远远瞧见两人并肩而行,笑得合不拢嘴。

“二爷和小夫人回来了。”

李乾朝他略点头,“伤可好些了?”

杜昭笑道:“奴皮糙肉厚的,经打着呢,倒是小夫人这几日都不曾睡好。”

他微微抬眉看向她,“这住得不惯。”

想起昨天自己来了时候已是入夜,而她还未安置。

唐咏宁生怕他要赶自己走,她忙摇头,“没有的,晚些就习惯了。”

他淡笑着“嗯”了一声,又对杜昭道:“去备膳吧。”

饭菜一上桌,唐咏宁像往常一般替他布菜。

他伸手将人按回了椅子上。

“我不是说过不用这般吗?”

唐咏宁握着箸的手微滞,眼睛微亮,“那是从前说的,二爷是记起了什么吗?”

李乾一听,心虚地按了按脑袋,“近来记起了一些画面。”

唐咏宁一脸惊喜,“那二爷可记得从前您借住在唐家的事以及我们在璞阳的事?”

多少日夜的朝夕相处,他怎能全忘了。

李乾叹气,摇头道:“不记得了。”

唐咏宁面上怅然,继而笑道:“不急,总能想起来的。”

一个人的眼睛不会骗人,她看得出来,他心里有她,这就足矣。

两人正说话,外头的侍卫进了院子。

“小夫人,早上那姑娘又来了,说是来问一个交代的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