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偏执仇敌对我居心不良 > 第24章 相处

第24章 相处


==第二十四章==

她点首,李乾替她戴上帷帽,“走吧。”

唐咏宁回眸望了一眼紧闭的朱红色大门,小跑着跟上李乾的步子。

见时辰还早,两人没回嶂园,李乾带着她去了趟邀味阁,他记得她是最爱食这里的点心。

赶巧,今日生意红火,只剩一间阁间,两人一上楼方才发现,这阁间竟是之前两人来过的那间。

便是司固萧出征前,唐咏宁来见他的那次,李乾一想起那会她一脸的决绝,胸口顿时沉闷。

唐咏宁更是心虚,见他面上含冰霜之意,揭开帷帽的第一件事便是倒了杯暖茶递给他。

“二爷外头冷,先暖暖胃。”她一脸温顺。

见她这般,再硬的心肠也能软下,他拉着她坐下,展眉道:“你不是最爱吃这里点心吗?难得出来,多吃些。”说着,朝她瓷碗夹了一小块酥糕。

唐咏宁拿起筷子吃了几口,李乾见她鼓着粉扑扑的腮帮子,直往她碗里布菜。

一会的功夫,整个碗满满当当的,叠起了小山邱。

她抚了抚小腹,有些没辙的扁了扁嘴:“二爷,我不能再吃了。”

李乾瞧了一眼她的小细腰,“胃口这样小,怪不得胖不起来。”

唐咏宁转了转眸,脱口而出道:“瘦些不好吗?”

她虽纤瘦,可身段上那几处丰盈却甚惊人,他每每想起她未着寸缕被自己拢在身下时,便心痒难耐。

他眼眸微暗,缓道:“再胖些也是好的。”

须臾,见日头偏西,两人走出了阁间。

刚走下台阶,便听见楼下女子谩骂声。

“毛手毛脚的,一点小事都办不好。”

陆锦阡的婢女走得急,摔坏了她新买的珠钗,婢女正低头挨训,见身姿挺拔的李乾从楼上下来,当即揪了揪陆锦阡衣角。

陆锦阡皱眉,略抬起眼来,立马敛下不悦的神色,小跑着要凑上前去。

“好巧,李大人也在这。”

李乾正想离开,被她这般叫住,眉宇间迭出几丝烦闷。

唐咏宁侧眸看见陆锦阡,几乎是下意识地往李乾身后躲。

李乾捏了捏她的手心,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:“先去外头等我。”

唐咏宁如蒙大赦,将头上的帷幔又压低了几分,步履匆忙地从陆锦阡身边越过。

陆锦阡瞧着正往门口的身影过于熟悉,探究的神色渐浓。

她喊了一声,“站住。”

唐咏宁脚步一顿,掌心朝外直冒冷汗。

陆锦阡缓步刚要靠近,李乾轻咳了咳,声量提高了不少,“阡和县主近来安好。”

陆锦阡闻声,回过头看李乾,面上羞涩。

“劳李大人关心了。”

唐咏宁长松了一口气,着急忙慌跑出去,在临了出店门之际,不禁回眸一望,胸腔里顿时酸酸胀胀。

只见陆锦阡低眸,双颊晕红,李乾背着手与她交谈,一对壁人很是般配。

她心中怅然,揪着衣襟,在心中暗骂自个,想什么呢?屋里头那位,是太后最喜爱的阡和县主,将来可是李乾的夫人,再不然李乾还有满后院的姨娘,他绝不是自己能肖想的。

李乾瞟了门口一眼,看那抹身影消失,才收回视线。

陆锦阡跟随他的视线望过去,“方才那女子好像与李大人认识?”

李乾轻启唇:“故人。”

陆锦阡狐疑道:“是哪位故人,我瞧着身形很是熟悉,想必我也认识。”

李乾抬首,眉眼凌厉,“县主想多了。”

他连寒暄客套几句都懒得,拱手道:“我还有公务在身,不扰县主。”

撂下话,人匆匆离去。

陆锦阡瞧着远处的身影,攥紧了手上的绣帕,没了那唐三姑娘,他身边居然有别的女人。

等李乾追出去时,已经不见唐咏宁的身影,他心里莫名冒出几分紧张,忙快步拐小道追上去。

唐咏宁在街头慢悠悠踱步,刚拐进街口小路,与来人撞了个满怀。

她一手捂着微红的腮帮子,一抬首,落进了那双似笑非笑的眸。

她心口一撞,“二爷,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。”

李乾伸出手去触她的双颊,“撞到哪了,我瞧瞧。”

唐咏宁下意识地躲开了他的手,微卷的睫毛轻舞,“没事,已经不疼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李乾愣了愣,收回了停在半空中的手。

“也好。”

他转过身问:“这儿离嶂园不远,能走回去吗?”

唐咏宁点了点脑袋,跟在他身后,余辉将两人映在地面的身影拉长,两人中间隔了一个小道,一路无言。

唐府,唐盛祁打从洛中回来,便卧床养病,此番立了大功,升官嘉奖,原先躲着走的朝中大臣们,个个上门探病。

唐盛祁应付得累了,便拒不见客。

这些时日,唐修安变了个人似的,性子沉稳了不少,整日在他床前侍疾。

唐盛祁喝完药,见自家儿子连日消瘦了不少,“你阿姊福薄,若她知道你如今这般懂事,也能安心。”

唐修安捧的鎏金药碗的手一顿,思忖了一会,继道:“阿爹,若我说阿姊还在,您信吗?”

唐盛祁眼眸微缩,忙将屋内的下人都谴退下去。

“都下去!”

“修安,你可是伤心过了头,你阿姊她…她不是遇难了吗?”

唐修安左思右想,将那日自己偷溜去教坊的情形说了出来。

“阿爹可细想过,那女尸看不出容貌,未必是阿姊,再来,您不在时阿姊曾回过来过,许是听说了阿爹在洛中出事,她将阿爹送去你银票悉数退了回来。”

他面色激动,“阿爹,我相信阿姊她还活着。”

唐盛祁舒了舒眉,出口责道:“这样话你往后不许再提。”

唐修安不明,一脸着急,“阿爹,当务之急是该打听阿姊的下落才是。”

“你糊涂啊!就是为了你阿姊,才不能查,她如今是死了的人,若是消息走漏,那才是害了她。”唐盛祁提着气,嘶哑道。

“可…阿姊一人孤身在外,总不是办法。”

唐盛祁缓神,“只要还活着便好,那人既费尽心思将你阿姊救出来,想必定能善待她,往后就得看她自个的造化。”

……

轩正殿内,陆征手执信封,凝眉道:“都查探清楚了?”

李乾躬身回话,“确是,派出去的探子来报,璞阳一带确实有采矿的痕迹,且据估算,那矿场应当从古至今以来,产量最多的。”

近几年战争不断,胜朝损失惨重,加之近年旱涝不断,朝廷轻税,国库亏空了不少,若能得那矿产,可解当下燃眉之急。

“璞阳?”陆征念了念,随后肃道:“此事非同小可,只有亲眼见到那矿场朕方能安心。”

李乾愕然,“陛下这是要亲临?”

陆征言简意赅道:“乔装。”

“可朝中无人,会不会…”不妥二字还未落下,陆征摆了摆手,“你什么时候也和那些言官一样啰嗦,你同朕一起前去,此事更能尽快解决,岂不好。”

李乾扯了扯唇角,知道皇帝一心扑在上面,也不好再劝。

回了嶂园,他没回墨居堂,径直去了她的暖芷轩。

正是晌午,唐咏宁方用过饭,有了困意,支着脑袋在罗汉床上睡着了,见她手里还捏着一本书,他不由摇头走近,将她手中的书取出,一声不吭地将人拦腰抱起。

唐咏宁睡得迷糊,身子被举起,她毫不设妨地双手环住他的脖颈。

这种依赖,李乾受用的很,握着的腰身的手加紧了几分。

感觉到身子沾上柔软的床榻,唐咏宁惺忪的眸半睁开,看清楚了眼前的人,她揉着眼眸,懵道:“二爷什么回来的。”

见她要坐起身,李乾将人重新按回塌上。

“困了就先睡会。”

说着转过身将罗帐放下,唐咏宁脸色微变,忙坐起来拦下他的手。

她脸上发热,猛地摆首,“现…现下是白日。”

李乾听了,闷笑了一声,抬手在她额间拍了拍,“想什么呢?我难得早回来,不能睡个午觉?”

唐咏宁微愣,揉了揉被人拍过的额头,脸上臊红。

不等她反应,李乾将人拉进怀里圈紧,温声道:“睡觉。”

两人一觉竟睡到了要用晚膳的时候。

门外的临秋一个头两个大,不知该不该进门问是否传膳。

她拉长了耳朵,却听不到半点动静,嘟囔道:“二爷怎么能拉着主子睡到现在,累着主子可怎么办。”

冬词敲了敲她脑袋瓜子,“不许乱说话,爷让准备的东西都备得差不多了吗?”

她点了点头,“爷说不要声张,行囊只备了些要紧东西。”

两人正在外头说话,听见屋内的李乾清咳了咳,“传膳吧。”

两人用过饭后,见李乾没有要走的意思,唐咏宁有几分不自在。

自打她来了嶂园,李乾一直都很忙碌,除去夜里做那档子事,白天两人相处时间极少。

两人各坐在罗汉床的一角,她素手烹茶,他低眸读书,倒生出了几分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味。

“给。”她托着茶座,递了过去。

李乾接过后,抿了抿,看着她澄清的眸,眼尾略一上挑,他忽然开口,“愿不愿意随我去趟璞阳。”

“璞阳?”她大脑快速的搜寻有关璞阳的一切,她在书上瞧过,璞阳山清水秀,是人杰地灵好地方。

她问:“二爷可是去处理公事。”

李乾轻“嗯”一声,立刻猜中她的心事,“要是怕耽误我,便扮成我的侍从。”

唐咏宁闻言,脸上立刻挂了笑意,“真的?”

他揽住她的腰,“你乖些就好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