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偏执仇敌对我居心不良 > 第20章 龃龉

第20章 龃龉


==第二十章==

她忙揪了揪唐咏宁的袖口,“主子莫脏了耳朵,我们回去吧。”

她摆了摆手,“我方才没听清,你去把人叫来,我要问问。”

冬词双唇微张,直到唐咏宁又出声催促了一声,才出去将嚼舌根的婆子叫了进来。

婆子见了唐咏宁,自是殷勤将今日听闻一股脑的说出。

“那火谁也没伤着,偏就烧死了唐三姑娘,我今早出门采买时听人说那唐三娘被烧得面目全非,可吓人了。”

说着婆子不由叹了一声,“这唐三娘也实在命苦,先是被诓婚,还死在那样肮脏的地。”

唐咏宁小手拽紧了裙摆,整个人怔住,原来李乾早就安排好了,这世上再无唐咏宁。

冬词见她失神,上前问了一句,“莫不是主子认识那唐三姑娘?”

唐咏宁松开紧拧的手,脸色稍缓,过了良久,方才低道:“不认识。”

……

几日后,邵安城外,李乾和宋文柏骑在马上。

宋文柏看着跑在他前方的李乾,扬起手中的马鞭,快马追赶上。

他一边策马,一边喊住李乾,“李怀卿!你给慢些,我都快渴死了。”

李乾笑了笑,勒紧缰绳,吁马停下。

他慢悠悠地将绑在马腹的水囊摘下,扔给了宋文柏。

宋文柏接过,猛灌了一口,方道:“我说你这么着急回去,干嘛请命出来查案,还非得拉上我,这不是闲得慌吗?”

李乾挑唇,“你自打上任,还没办过像样的案,成日吊儿郎当的,也不怕你那继母寻隙挑刺,我这是再帮你。”

宋文柏轻啧了一声,“得了吧,你满腹算计着什么,我还能不清楚,还不是为了你那心心念念的美娇娘。”

李乾大大方方承认,“这会你倒是挺聪明的。”

他行事小心谨慎,出事时他们不在邵安,自然没有人会怀疑到他和宋文柏的头上。

宋文柏稍歇了片刻,“得了,走吧。”

“不急。”他望着不远处城门,低道。

离得远时心里头惦记,可等到要见面,又害怕起来,不知她会不会怪他,就这样无名无份地将她藏在嶂园。

宋文柏气得只能白了他一眼,只差拿水囊砸他,“急的是你,不急的又是你,你何时这般的婆婆妈妈,真应了那句,自古红颜皆祸水。”

李乾闻言,轻晒了一声,“世上最没出息的男子才会将败亡的大罪推到女子身上。”(1)

宋文柏懵然,“什么?”

李乾没应他,夹紧马腹前行。

宋文柏恍然大悟,在后头骂骂咧咧道:“李怀卿!你说谁没出息。”

待他回到嶂园,已经入夜。

吹了连日的风尘,他回到墨居堂后,第一件事便是沐浴更衣。

等他沐浴后,杜昭已经着人备好了热腾的饭食。

李乾刚夹了一筷子入口,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她可知我回来了?”

杜昭一个头两个大,哪能不知道,李乾一进府门,他就谴人去了趟暖芷轩,谁知唐咏宁今日身子乏,早早就歇下了。

杜昭眼珠子一转,拍了拍脑袋,“我竟给忘了,我这就让人去传话。”

李乾摆手,“罢了,由她吧。”

话音刚落,冬词扶着唐咏宁站在了门口。

杜昭心中谢天谢地,忙朝冬词使了眼色,两人极有眼色地退下。

唐咏宁一身素净白衫站在门边,手边捧着一个锦盒,一动不动地看着他。

瞧她单薄的身影立在门边,寒风一吹,云鬓都跟着轻舞。

“你是特地来墨居堂吹风的吗?”他放下筷子,似笑非笑看着她。

唐咏宁眨了眨眸,跨过门槛进屋,“大人一路辛苦了。”

李乾略点头示意,握拳置于唇边,装模做样地咳了两声。

她忙将手上的锦盒放下,倒了杯茶递过去。

李乾抬手接过,勾唇抿了一口,试探着问道:“这几日住得还习惯?”

唐咏宁乖顺地点了点头,李乾放下茶杯,瞧着桌面上的锦盒,“给我的?”

她轻“嗯”了一声,李乾伸手打开,微扬的唇角顿时拉平了,里面摆着一沓银票。

他目光一凛,面色怫然,“你这是何意?”

唐咏宁不紧不慢道:“多谢大人冒险将我救出来。”

他心中怒气翻涌,“啪”的一声,用力盖上锦盒。

“凭这些就想同我银货两讫,未免太天真了。”

唐咏宁一抬眼,跌进他淬冰的眸,身子都不由打了寒蝉,“不…不是的,大人的恩,我以后一定会想法子报答。”

她是这一声声的大人,不离口的恩情,无不是疏离寡淡。

李乾是半点也不想听,他冷道:“进了嶂园,做了我的妾,便要改口了。”

许察觉到他的不悦,唐咏宁低眉顺目道:“我往后一定会照嶂园的规矩来。”

她这副样子,落在他眼中满是不情不愿,自己生怕她在嶂园住得不舒心,她倒好,就这么不愿意欠他,满心满眼只想着如何能还了他的恩。

他心中窝火,“那便唤一声。”

唐咏宁硬压着声线唤了一声,“二、二爷。”

李乾颓然看着她,似自嘲般轻笑了一声。

前世今生,这场风月里,大抵是他一人一厢情愿。

“夜深了,你回去吧。”他淡然开口。

冬词打着灯笼送唐咏宁回暖芷轩,心里百般不解,二爷一回府,第一件事就是让人来暖芷轩传话,这明摆不就是想见唐咏宁吗?这会子,竟不留人过夜,莫不是两人有了龃龉。

唐咏宁踩着斑驳树影,更是一头雾水,全然不明白李乾在恼自己什么?

她不能出府,上回修安说父亲去了洛中,她原是想着,待李乾回来,好好感谢他,再讨得他开心,许他能让自己回家偷偷看一眼,可谁知竟惹得他不快。

墨居堂内,自打唐咏宁走了,满桌的菜,李乾没再动过一筷子。

他摆了摆手道:“让人撤了吧。”

杜昭小心翼翼地命人将桌上的饭食撤下。

临了时,瞧见桌上的那个锦盒,烫手般捧着,也不知怎么处置。

他哆嗦道:“二爷,这个盒子?”

李乾目光暗沉,“明日叫人送回暖芷轩给她。”

杜昭应下,多嘴说了一句,“三姑娘刚到嶂园,许是还不习惯,过段时候便好。”

他皱眉,“三姑娘这个称呼,往后不许再唤了。”

杜昭捂嘴,连连点头,又想起一事忙躬身道:“对了二爷,施家管家昨日已到邵安,我估摸着再过两日,大姑奶奶一家便到邵安城了。”

李乾父母早亡,唯有一长姐,名唤李嫣,两人相须为命,一起挨过敝衣枵腹的日子,直到五年前李嫣嫁给奉南施家的三郎。

施家是近些年才有子孙入仕为官,虽家世单薄,好在是清正人家,施三郎这两年为官清廉,上月得了来邵安的调令。

李乾点了点首,“算算时日,姐夫一家子也是快到了,你先替我备好礼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