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幽幽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爱幽幽小说网 > 我穿越成了女帝的大反派师父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终局

第一百三十一章 终局


  那一剑刺来,柳剑棠躲也未躲,只是在剑身将至的一瞬间,一指将剑弹开,随后抬手一挥,陈宫明握剑的手臂断去,“师叔,我提醒过你,你不该对我出剑!”

  此话一出,陈宫明才察觉到自己的手臂已经被斩断,一声惨叫,他捂着伤口连连后退,心下也明白自己绝不是柳剑棠的对手,当机立断,转身就准备逃走。

  可刚走没几步就看到了正好回来的叶青云,叶青云看到陈宫明断去一臂,手握无定乾坤剑缓缓走来,“陈宫明,你今日难逃一死!”

  陈宫明知道柳剑棠这一代的弟子中,就数这位叶青云对自己的恨意最深,眼见插翅难逃,当即说道:“青云师侄,别!别这样……我是你的师叔啊,当年我还手把手教过你修行……”

  叶青云眼中杀意越发浓郁,只见他一步一步走向陈宫明说道:“别不要脸了,如果不是先师念及同门之谊,若不是我念及小师叔的恩情,你早就活不到今日!”

  听到这儿,陈宫明的眼中惊恐不已,大声说道:“青云师侄!我可以回地牢!对!师兄说过,你不能杀我,以后我会乖乖待在地牢里,只要你让我活着……”

  此时柳剑棠自陈宫明身后一步步靠近,“师叔,真是对不起啊,因为那头妖龙,戒律堂后山地牢已经倒塌了,您没地方可以回去了,而且那些跟您一同被关了这么久的狱友们,也都死在了我的剑下,这都死光了你却独活,是不是有些不仗义?”

  听到这儿,陈宫明知道了,今天这二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自己活下去的。

  眼见求活路无望,心中反而不再那般害怕,只是目光冷厉地盯着叶青云,“青云师侄,你今日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给师叔一条活路了对吗?”

  叶青云没有回答他,直接出剑,此时陈宫明已经感受到无定乾坤剑和护宗大阵之间的联系,看来叶青云离开的这段时间,已经破解了自己设置的手段,当即万念俱灰。

  “呵呵呵……叶青云,你欺师灭祖!不得好死!”

  叶青云的无定乾坤剑刺入了陈宫明的身体,“你这种人,都不配自称是天剑宗弟子,小师叔一心相信你!到死都相信你能回头!!她宁可违背门规,也想着救你一命,你却亲手杀了她!你这种人,怎么死都难解我心头之恨!”

  陈宫明的眼神渐渐失去了神采,他知道今日活不成了,心里竟是还生出了一丝坦然。

  他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李纤云,低声喃喃道:“青云师侄,饶李纤云那小子一命吧,他只是一时糊涂,他啊……比我好,至少他还没有彻底为了利益丧失人性,他和我很像,却又不一样,如果当初我没有伤害你的小师叔,结局会不会不一样?我这一生,最对不起的……就是小师妹了……”

  “我天剑宗内部之事,不用你来操心!”

  说罢叶青云拔剑,陈宫明倒地,气绝当场。

  叶青云走到柳剑棠面前,“师弟,你竟然入合道境了?”

  “是!突有所悟,终至合道之境,不过……师兄,我发现咱们天剑宗的灵气好像比以前更加浓郁了,若不然就算有机缘破境合道,这四周的天地灵力也无法支持我迈出那一步。”

  叶青云皱起眉头,灵气稀薄无法合道是天下修行者皆知的事情,近来这天地灵气渐渐浓郁起来,倒是一件好事,这意味着也许当代修行者还有机会在有生之年去追寻一下天道,去见一见传说中的登仙大道是否真实存在。

  不过此时叶青云没有心情去思考太多,毕竟他更想的是赶紧处理完山上的事情。

  掌门手执无定乾坤剑调动宗门大阵,柳剑棠以绝世之姿入合道,亲手屠龙,这一战,魔宗败局已定,天剑大殿上的魔宗子弟在几位长老的联手下纷纷被诛杀,只留下了李纤云一人。

  李纤云知道败局已定,自己的结局也成了定数,出卖宗门,盗走后山地牢印信,勾结魔宗,害死了这么多同门兄弟。

  这一战,尽管天剑宗赢了,但死伤无数,莲花台最是惨烈,不少女弟子皆惨死,这让向来好脾气的掌教叶青云也愤怒不已。

  但对于这些人的处置还在后面,他当即下令让所有人清查天剑宗,不放过任何一个敌人。

  而山下那些血莲教弟子还抓到一些想要逃下山的魔宗弟子,亲自押送上山,交给了天剑宗的人,被抓回来的人中还有那位拜在南宫铃儿门下的陈宴雪。

  而此时,南宫铃儿在知道莲花台的惨祸之后,怒不可遏,看向李纤云,眼中生出了杀意。

  都说医者仁心,可在莲花台的事情发生之后,一直在天剑大殿救人的南宫铃儿盛怒,她自然不会愿意放过这位罪魁祸首。

  可此时掌门师兄还是决定先将李纤云关押起来。

  战斗很快平息,天剑宗的门人纷纷开始打扫战场,清理天剑宗山门。

  ……

  入夜,白瑶回了萧玉寒的房间,此时萧玉寒还没有睡下,依旧还在打坐调息。

  白瑶跟做贼似的悄悄溜进房间想要查看师父的情况,但刚一进来,萧玉寒立刻就睁开了眼,直勾勾盯着她,什么话也不说。

  白瑶憋着嘴,随后解开阵法,在萧玉寒即将发怒时,直接跪到了萧玉寒面前,双手捏着耳垂,委屈说道:“师父……瑶儿知错了……”

  “臭丫头!你现在胆子是真的大,竟敢囚禁为师了!”萧玉寒呵斥道。

  白瑶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说道:“师父父……瑶儿真的知错了……瑶儿也是为师父着想嘛……”

  萧玉寒看她的模样,当即问道:“手放下来!捏着耳朵作甚?”

  “艾月师姐说,认错的时候这样捏着耳朵,师父就会看我可怜,不忍心责骂我!”

  一听这话,萧玉寒是觉得又气又好笑,“你看看你跟艾月一天到晚都学了些什么!?这次的事儿没这么容易被你蒙混过关!之后自己回去抄写弟子规!三百遍!”

  “哦……”白瑶心中窃喜,心想艾月师姐没有骗自己,果然有用,这罚抄写的事情再简单不过,只要师父没有继续生气,她都觉得很好。

  萧玉寒叹息一声,“宗门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白瑶把大概情况汇报了一遍,萧玉寒早就感觉到外面的战斗结束,只是不知道伤亡如何,所以心里一直有些担心,但听白瑶汇报完情况,他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,至少师兄弟们都没有什么大事,不过萧玉寒想到故去的宗门弟子,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。

  其实这次宗门会武的事情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魔宗和陈宫明的谋划,不过其中最关键的还是李纤云,这小子做了这么多少损害宗门利益的事情,实在是叫人无法原谅。

  但身为师父的萧玉寒,还是想着保他一命,哪怕废掉修为逐出师门呢?只要活着,终究还是有希望的。

  “你师兄如何了?”

  “现在被看押在剑冢,师父……您的伤势怎么样了?要不要请小师叔过来一趟?”

  萧玉寒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,“今天最累的就是你小师叔,别去打扰她了,估计现在还有很多受伤的弟子需要照顾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师父您的伤势……”

  “瑶儿!最近为师发现我说话已经不好使了对吧?”萧玉寒看向白瑶。

  “瑶儿不敢!”

  “你都敢囚禁为师了,还有什么不敢的?”萧玉寒阴阳怪气说道。

  此时白瑶低声嘟囔道:“师父就是个小气鬼,明明瑶儿是为了你着想才……”

  白瑶的声音很轻,但房间很安静,萧玉寒听到之后更加哭笑不得,“臭丫头!你敢说为师是小气鬼?!加抄弟子规三百遍,一共六百遍!”

  白瑶的心里有些高兴,师父越是这样,就越说明并没有责怪她,所以连忙岔开话题:“师父……你饿不饿?瑶儿去给你做好吃的?”

  萧玉寒越发感到意外,尽管白瑶依旧顺从自己,但怎么看也有些阳奉阴违的意思,莫非真的是跟艾月那野丫头玩儿太久了?所以导致性情有些改变?

  不过这宗门会武才过了多久?明明她和艾月认识也没多久,这渐渐有些不听话的模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?

  萧玉寒有些疑惑,不过想了想这样的白瑶似是比以前唯唯诺诺的小丫头更加可爱一些,“行了!赶紧去休息吧,为师不饿!”

  “不嘛~瑶儿给师父煮鸡蛋羹好不好?”白瑶眨巴眨巴眼睛,很是可爱地说道。

  萧玉寒越发感觉奇怪,心想这丫头这是怎么了?怎么突然就变得如此殷勤?而且这说话的方式还有态度也不像是徒弟对师父那般,不过他也没太在意,摇了摇头说道:“赶紧去休息!哪儿这么多废话,这忙活一天你不累吗?”

  “不累呀,想到师父能吃得饱饱的,瑶儿也很开心啊!”

  听到这儿,萧玉寒本想让这丫头去好好休息一下,结果肚子却是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,作为修行者也不存在饿不饿一说,只是一想到小丫头的厨艺,萧玉寒又嘴馋了。

  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